中国龙珠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龙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72|回复: 3

[长篇正经同人文] 【原创特兰克斯同人】龙珠之过客 (悲文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3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九忘舞 于 2013-4-4 08:57 编辑

这儿新人小九,欢迎大家来和我交友畅谈。这里QQ:516560486,微博:九忘舞

①文章是以原创女主为干线,以倒叙形式来讲述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
②本人今年恰逢高一分科,且是住校学生,时间忙碌之余可能也会更新较慢,望大家多多谅解哈!O(∩_∩)O
③毕竟长篇连载不容易,最后还是希望各位能多给予我建议(*^__^*)


以下是一部分简介:
   
永远忘不了母亲临死前的那一番话,那决冽近乎癫狂的表情。
       [如果没有赛亚人,我们就不会被灭族;如果没有贝吉塔,你就应该是我和教授的孩子……永远记住,是贝吉塔扼杀你本该拥有的父爱!]

然而,终究是一场镜花水月般的命运将她和他的儿子并蒂在一起。幸福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何况是生在这被毁得支零破碎的乱世。
       [我很抱歉我父亲生前所犯的任何过错,可该偿还的也偿还了。请你别恨他,因为你也是他半个女儿。他会死不瞑目的……]

失去了与爱人最后一次相见,她心死如泥。背负着先夫遗愿,乘坐时光机器回到十五年前的今天,她终于看见了那个负仇如海的男人——贝吉塔。与丈夫极尽相似的一张脸让她在思念和孤独中得以苟存,也因此对他衍生出许多微妙情绪。

只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临走的那一刻,强撑在她表面上的乐观终究一去不复返。
       [最疼爱我的人都已经离去了,我孤零零地活在这儿苟延残喘了那么久,却如同过客一般从你们的生活中擦肩而过,留不下模糊痕迹……也许记忆并非是什么可怕毒药,因为那个人或那件事,根本不会有人再愿意回首、重复。]



九忘舞于2013-4-4 09:08补充以下内容:

目录:
上卷:浮生如梦
Chapter1.垂怜
Chapter2.梦魇
Chapter3.画情
Chapter4.冥吻
Chapter5.婚影
Chapter6.先机
Chapter7.父亲
下卷:往事如烟
Chapter8.无常
Chapter9.心动
Chapter10.离殇
Chapter11.夫妻
Chapter12.末夜
Chapter13.痛失
Chapter14.变故
Chapter15.羽化
尾声  回家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忘舞 于 2013-4-4 09:21 编辑

        >>>>>Begin
       当舒悦取下眼镜准备好好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桌旁小闹钟上的时针才刚好踩中10:30分。
       对于秋眠动物而言,犯困的习惯只有提前在冬天并一直延续至早春。
       舒悦有点儿无奈地望着晶片上因打哈欠而沾染下来的斑斑泪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那双酸痛发胀的眼,眉心紧蹙。
       户外风声携带着林木摇晃在不停地叫喧着,参差不齐的树影直那将流泻一地的月色给搅浑得支零破碎。窗玻璃似是禁不住寒风的阵阵挑逗继而咯咯低吟,舒悦忙站起身来掩好窗户。当最后一缕凉风沿上细缝往脸边扑簌簌而来时,房门正好被敲响——
       “悦姐姐,我来拿东西给你了。”隔着厚厚一道门板,特兰克斯的声音却是依旧圆润清亮,彷如一溪碧水淙淙淌过心头,冲走疲惫,濡润舒爽。
舒悦望着那小家伙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生怕会打扰自己复习似的紧张模样,便不由温婉一笑:“小特回来啦?在朋友家里玩得开心吗?”
       “当然!”特兰克斯朝她笑嘻嘻的。把茶水往桌上飞快一搁,他忙将指端靠在嘴里拼命吹吁,“妈妈说姐姐明天要测试,特意煮了一碗凉茶给你,还吩咐我让你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太久。这东西太烫了,姐姐还是等一会再喝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舒悦宠溺地抚了抚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笑容温美姣好,“姐姐回来的时候买了些寿司,就放客厅里头,你待会儿下去跟布尔玛阿姨说一声。但是别吃太多哦,因为……”
      “因为这是爸爸的最爱,要留下一点给他!”特兰克斯扬了扬下巴,一本正经地说。
不过舒悦倒是摇头一笑,抬指轻轻刮了刮他粉嫩嫩的鼻端,“是因为你的牙齿改换了,吃太多会影响新牙生长哦。”
      “好,我知道了。”小家伙乖乖点头,“那姐姐好好加油吧,我过一会儿就要去睡觉了。”说着便要抬脚离开。

      “小特今晚自己睡觉会习惯么?”舒悦想着这孩子挺黏人的,尤其是自己。每逢晚上都需要讲一个故事和听一首谣歌才能安稳睡去,现在不由感到好奇。
特兰克斯一听,果真像是被戳穿过后的一脸难受,却被自己生生压抑着,“那个……我可以听录音机。”
      “可是杂物室的那台收音机音质很糟糕耶。”
      “所以妈妈说,就当听一晚鬼故事吧。”
      “……”
        ——布尔玛阿姨,您果然是介乎于牛A与牛C之间的强者!

 楼主| 发表于 2013-4-4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1.垂怜

  摆钟贴在墙上不停地嘀嗒作响着,等到贝吉塔从重力室缓缓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
  客厅里一片漆黑幽寂。月色隔着淡淡青云,沿着落地窗户铺泻满地。那清华如玉似水,折射在他肌骨匀净的脸上,棱角分明,显得森冷而严峻。
  他并没有打开一旁的灯光按钮,随意将毛巾搭上双肩,便在昏黑中慢慢摸索至浴室。清脆的水流声顿时充盈满室,沥沥淅淅的如同珍珠洒满一地。
  布尔玛正在台灯下画着图稿,此刻闻声便走去往那门板轻轻一叩。
    “什么事?”他的声音沉冷无波,略带疲惫地从浴室里淡淡响来。
  布尔玛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老腰,“阿悦她买了些寿司回来,留下几份搁在厨房那儿,还一再叮嘱我要转告给你。你弄完就快点把它干掉,已经很晚了。”
  “……嗯。”他擦拭着身子,目光不经意地扫落在一排摆放整齐的润肤品上,思绪不由涣散。
   ——连这东西都按我们不同的体质来挑选,她还真是对我们家里人了解甚清哼。
  
  回想半年前这少女初见自己那副冷淡、漠然甚至是痛恨的模样,现在依然是沥沥在幕。贝吉塔望着眼前被水雾笼罩得氤氲不清的镜子,剑眉紧蹙。
  虽然很多人甚至是妻子都笑说自己是个毫无情趣的老木头,可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这个少女对自己的态度不仅日渐缓和、亲切起来,甚至连瞧向自己的目光也是带上清浅若无的……爱意?
  “啧!”他开始烦躁不安地抬手抹去镜面上的迷蒙,冰冷光滑的触感让他有一丝镇静。
   ——就算不被卡卡罗特那家伙气死,我迟早都会被这女孩折磨死!
  
    “你怎么还没睡?”待穿好衣服出来时,布尔玛那微微下驼的背影依旧在晦暗的台灯下奋笔疾书着。
  “哦……”她没有回头,冒出一句毫不相干的话来。
  贝吉塔眉尖微震,眼珠子往那儿瞥了瞥,随即冷声一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就一张废纸么?这么认真连我话也不回?”
  “我也不指望你的眼睛能看出些什么上乘货色来。”布尔玛停下手头画笔,睨了他几眼,语气颇为骄傲,“这可是阿悦帮我设计的几件喷射机大纲,估计卖给华生这个死对头我也能大捞一笔。”
  而贝吉塔抱手环胸,神色冷淡,不以为然:“你当初也是瞧上她曾经夺过少年国际设计金奖才同意让她住进来?”
  
  “这只是其中一点!”布尔玛孩子似的笑起来,恍如映日玫瑰,迷人而艳丽,“关键是特兰克斯能有个伴儿。你也不自省一下,从小到大有哪一次是陪儿子好好玩上一天的?现在人家睡觉都要扯上阿悦,连我这个妈妈也给抛弃了,你做爸爸的也别光顾着打酱油、路过、无语……说不定孩子以后都将阿悦当成第二个母亲了。”
  “别胡说!”贝吉塔猛然斥责起来,一张如同刀削斧凿般的严酷脸容在台灯下仿似笼上一层浓浓寒霜,凛冽逼人。
  布尔玛讶然他有如此大的反应,不由轻声细问:“怎么了?”  
  “……没什么。”幽幽一句近似叹息,他目光浑浊,失去了常有的精锐色泽,像在无力躲避着什么,“你快休息,我先出去。”
  
  未等布尔玛反应过来,唇角便被他轻轻贴上,紧接着却是狠狠一口!
  “啊——!”捂上被磕得红肿一片的嘴巴,布尔玛顾不上夜深人静,拉尖了嗓门直嚷嚷,“贝吉塔你这杀千刀的!想谋财害命啊?!”泪水因为疼痛而不自觉地熏出眼角,化作无数细小水珠缀满墨睫。
  贝吉塔十分满意地打量着妻子一脸狼狈模样,率先邪邪一笑:“这是惩罚你刚刚胡言乱语!今晚,还有你受的!”



九忘舞于2013-4-4 09:23补充以下内容:

  转角拐进厨房,望着瓷碟上剩留下来的寿司卷,贝吉塔倒是破天荒地紧蹙眉心,许久也没有进行下一步将它咽进肚子里的打算。
  寿司一共有4件,均为舒悦额加的玛瑙蟹子和海心沙。衬着瓷白如雪的碗碟,那蟹子粒粒精润如玉,在灯光下夺耀出剔透澄净的鲜红色泽,与纤薄柔嫩的鱼肉更是相映成趣。隔着老远距离也能闻到那丝若有若无的淡淡清芬,老实说,这应该让人食欲大增才对呀……
  “哼,他们还没有吃过吧?”轻轻的,恍似梦呓。他盯着眼前摆落有致的食物,一丝冷笑漾在唇边,延伸不到眼里。握拳、离开,一如他过来时那般动息无风,利落不留痕迹。
  
  虽然肚子有点儿不争气地嘀咕不停,可贝吉塔总感到满心疲惫,压抑而难受,却苦于找不到泄气地方。正想回房休息时——“噼啪!”一声细响从楼阁处清晰传来,他立马抬眼四望,瞧到一缕昏黄光线从楼梯处斑驳在白花花的粉墙上越发明亮起来。提起脚步,推开轻掩着的房门,他便来到了客房。
  夜风撞开了虚掩着的窗子扑簌簌往屋里灌入,把帘纱吹拂得翻飞四起。地上正躺着零七杂八的不同书目,都被冷风刮得飒飒翻页,窸窣作响。
  女枕在桌前睡得很沉,一头长发乌漆如墨,温柔地贴在后背,铺泻在桌上,随风摇曳生姿。一旁搁着绘满精致花纹的碧框眼镜,透明晶片上还清晰地倒影出点点泪迹,而她的脸便模糊在臂弯里的阴影处,唯独一双眼眸越发紧闭,以及那渐渐沁出眼角的细碎泪水。
  君……阿君……”她削薄的身子微微颤抖,声音也随之伴上浅浅哭腔,脆弱得仿佛能在风中得以灰飞。
  
  贝吉塔望向她的目光幽邃如井,褪去了以往的桀骜与肃杀,平淡如亘古湖泊。良久,他的手便不由自主地缓缓伸去,可未到一半便被自己硬生生阻断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泪水在她脸上划过一道残痕。
  ——见鬼!我这是在做什么?!
  他乍然起身,碰撞在桌上的抖动倒是不小——
  “啪!”一本略显褶皱泛黄的白皮本子应声而落,贝吉塔手疾眼快地将它拾起,目光不经意地扫落在书页里的几行字上,深不见底的瞳孔登时紧缩如沙。

 楼主| 发表于 2013-4-5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忘舞 于 2013-4-5 10:42 编辑

  
>>>>>Chapter2.梦魇
四下幽暗无光,舒悦置身在这一片延绵不断的漆黑深处拼命地挣脱逃窜。
“呼哧——呼哧……”急促的喘息声传散在这茫茫黑暗里渐渐没了踪影。她越跑越累,直到四肢开始变得麻木、冰冷,她终于如同失去稳力的铅球般重重跌倒在地上。身体才刚触及地面,一股阴寒黏稠的感觉让她登时失声尖叫起来,那种浓郁腥甜的味道已然不再陌生,熟悉得直叫人揪心作呕!
舒悦惶恐至极地挣扎起来,眼看着脚尖前一片地皮霎时塌陷下去,滔天烈火如同一簇紧接一簇的曼珠沙华朝四周迸溅开来!凛冽的熊熊火光下,一群体无完肤的人们正如蚯蚓般蠕动那缺胳断腿的腐朽身躯自地底下攀爬上来。喉咙因被地心之火所灼伤而无法发出正常音色,他们脸容狰狞,两眼泛白突出,口中咯咯直响,朝舒悦张牙舞爪地飞速爬来。
舒悦慌声尖叫,一张脸庞褪得异常青白,脚步更是随之连连后退,直到撞入那温暖结实的怀抱之中。
“悦……”耳畔呵来一阵温和气息拂去了鼻端那股浓浓不散的血腥气味。一双大手应声而落,沉稳轻柔地抚在眼上,为自己遮去了一切不安与无助。
泪水从指缝间源源不断地滑散开来,湿漉漉的感觉让青年环抱自己的双手更加用力,紧紧地仿要融入彼此的骨血深处。
“没事了,我在这儿……”他的声音蓄满着浓浓爱怜,就像大提琴一般深沉而具魅力。舒悦发狠地搂紧青年,一开口便是断断续续的哭腔声,“是你吗?君……?你终于回来看我了吗?”
“是我,我回来看你了……”他将舒悦转过来面对自己,满是粗糙重茧的指腹依恋地摩挲在她脸上徘徊不定,“悦,是我的错,我没能给你一个安逸舒适的生活,最后还留下你一人辗转尘世,对不起……”
“傻瓜……”舒悦紧握着青年抚在自己脸上的手背,泪水潸然而下,“你回来就好,能看到你就好,我那么认真、坚强地活下去,不就是为我们和孩子而生活么?”
“为什么……辛苦受伤的总是我身边最疼爱的人?就算是世界英雄又怎样?连自己眼前人都保护不了!”青年眼中顿时浮现起沉重痛色,一张英挺俊秀的脸上没有丝缕神韵,“悦……你还年轻,不要为了我而怠慢岁月,放弃该有的年华。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孤独一生啊!”
“怎么会?你以为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我彻底忘记你么?你以为我让你动一次情很容易么?”她的嗓音被清泪浸濡出一片哀凉,凄然到了极点,“我们的情缘不是别人能够随便代替得到的。起码我现在能好好地活下去,时时刻刻都有你和妈妈的注视。你一定要等我,等着我安然无恙地下来陪你,永远记住我,是爱你的……”
“放肆!!!你不能爱上他!”陡然一声怒吼响彻山河,令这一天一地之间狠狠摇颤起来。
舒悦下意识紧贴着青年宽实的胸膛,目光自远处四望,顿时哑了嗓音:“母…母亲?!是你吗?!”
“离开他!你别给我忘了你父亲和我是怎么死的!”女声气急败坏地从远处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力,气吞山河而来,那迸发四周的强烈气旋将紧紧相拥的一双人席卷得摇摇欲坠。
“住手——母亲!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无辜的!!!”舒悦嘶哑着嗓音厉声大喊,可是山崩地裂,一切天旋地转将她的声音给淹没得无影无踪。那环抱自己的健壮手臂也已经越发得羸弱无力了。
“悦……”眼看着青年那逐显缥缈俊美的笑容缓缓腐散。
“阿君——!!!”歪风扯碎了她眼边清泪,却无法将她的声音传送过去。
         一线耀白陡然闯入猛然睁开的双眼,舒悦连忙扎起身来大口喘着气,满脸冷汗。大概是情绪过于激动,舒悦只感到一腔热血拼命往脑袋上撞来,晃出一阵晕眩。
  她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小床上,昨晚穿着的外套已经被人换上了棉质睡衣。眼看着窗外斑驳进来的阳光越发得耀眼猛烈,一种不安顿时涌上心头:抬眼间,桌上闹钟的时针刚过了3:55分。
  ——她竟然睡了一个上午时间!为什么没人叫自己起床?!
  
  她惊慌失措地摔了下床,急忙冲出去,却忘记自己房间是在2楼,以致刚出门便一脚踏空撞到了一旁的栏杆上——“哐当!!!”一阵巨响伴随着她欲哭无泪的连连呜咽。
  “噢我的老天!悦宝贝你这是怎么了?”布里夫斯太太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平时温文保守的她竟然也有如此……“奔放”的时候。
  只见舒悦一身衣服被弄得松松垮垮,微泛桃红的雪嫩肌肤便顺势溜出了大片,侧倚在台阶上的躺姿衬着那水蛇似的火辣身材,媚得叫她一老人家何以承受?!
  连忙上前扶起她,却见舒悦一脸苍白,浑身僵硬地颤抖着,神色异常痛苦。
  “你还好吗悦宝贝?”布里夫太太轻声细问。
  舒悦疼得两眼发直:“菊花……移、移位了……”
  “移位?!”
  …………
  
  “如果昨晚不是贝吉塔叔叔帮你关好窗子,估计你今天要去吊针才能好起呢。”布尔玛万分无奈地为舒悦换上一杯热茶,看着她把药吃下去。
  “昨晚叔叔来过?”舒悦不由一震,脸色开始变得尴尬,“那衣服岂不是……”
  “衣服是今天早上我帮你换的。那时侯我正准备送特兰克斯上学,结果看到你那份早餐一动也没动过,忙叫贝吉塔催促你起床。谁知道待我回来的时候,他便说你发烧了。”布尔玛抬手抚上舒悦那温热白皙的额头,忍不住责怪起来,“少复习一次你用得着死吗?瞧瞧你现在这副模样,还怎么撑下去?”
  “真抱歉阿姨……舒悦让您劳心了。”她微垂的羽睫宛如墨蝶低飞,遮掩眉目,深藏情绪,“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来到这儿读书,学费又不是随便能付得起。如果再不抓紧的话,我怕将来会后悔……”声音越说越细,仿若屋里一阵蚊鸣。
  
  布尔玛到底是一个心软嘴硬的典型模范。眼看着好端端一妹纸被自个儿弄成一副欲哭无泪的可怜模样,一颗心早已“哧”声作响,熔去了大半。
  “阿姨不是在训话你,而是在心疼你呀!学习又怎么能比身体健康重要?一个人如果体弱多病,做不成长期劳力活,那还谈什么学习?难道你说不是吗?”
  舒悦低下脑袋,长发便如流瀑般模糊了脸容,“嗯……我知道了。”
  闷闷一声回话让布尔玛无言一笑。忍不住抬手将她额前的刘海捋顺,别在耳旁,“知道就好。你再休息一会儿吧,等我接特兰克斯放学回来再叫醒你。要好好休养,明天才会有更多精力料理功课哦!”
  “好的!”她朝布尔玛眯起一双新月似的美丽眼眸,平朴素净的脸便随之绽发出淡淡华辉,异常迷人。
  
  晌午的阳光沿着百叶窗子如同流水一般静谧铺泻,折射在地板上熠熠生辉。舒悦不由抬手轻掩窗叶,可未到一半,她便停了下来。一双幽邃无波的眼眸正凝固在自己左手指节下端的一圈雪白,出神入化。
  “都快5年了吧……?竟然粗糙成这样?”她目光迷离,就像一场化不开的朦胧细雨。
  指节上的白玉戒子和她双眼一般黯沉失色,若不是有强烈的阳光所照射,根本让人觉察不了。可那戒子造工精细,周边是以百合花纹镂空,再以淡青釉质浅浅晕散,简洁而不失雅致,古典雍容。
  现下,阳光越来越刺眼,那戒子便被打滑成一点精光在手中异常璀璨。舒悦不住两眼一闭,泪滴顺势在衣襟处绽放成朵朵透明之花,却不知缘由何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龙论

本版积分规则

龟仙屋动漫店| 手机版|Archiver|DBCN七龙珠网 (苏ICP备13043741号)

GMT+8, 2019-7-21 13:21 , Processed in 1.0936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7 DragonBallC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