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珠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龙论666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80|回复: 17

[天下一座谈会] 鸟山明 X 中鹤胜祥 翻译by Quelle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3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译自动画官方指南书《孙悟空传说》,括号里不带注解的是翻译自原文,带注解的是本人的注释。专业名词出现很多,有的我自己擅自翻译了,有的我用英文替代,有什么疏漏欢迎提出。以下正文:

《龙珠》的作者,天才漫画家鸟山明老师和老师最为信赖的动画制作者(注:动画制作者 即アニメーター)之一的中鹤胜祥先生的初次对谈。

——两人初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鸟山:我记得初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吧(鸟山老师的自宅)

中鹤:是啊,大概是七年前吧(注:本文写于2003年)

鸟山:那时候还在放《龙珠》动画吧?

中鹤:那时候《龙珠GT》刚刚结束,《阿拉蕾》的重制版新番刚开始。(注:实际上GT结束以及阿拉蕾新番开始是在97年末)

——在见到鸟山老师本人之前对他的印象是怎样的?

中鹤:我觉得从漫画中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单行本的空白页(注:空きページ)上经常会画一些简短的图文,比如“那时的老夫我”之类的。看了这些之后就会隐约觉得他这个人值得一见。

鸟山:编辑「东映动画(现 东映animetion)」跟我说有好几个动画制作者的画跟我画得一样,其中一人就是中鹤君哦。还会跟我说“所以你就放心吧”之类的话。(笑)

中鹤:“放心”是啥意思啊(笑)。

鸟山:有好几个人能代替我画画的意思吧(笑)。不过当我亲眼看到那些插画的时候,还真觉得挺厉害的!有的画我现在都区分不出来是不是我画的了,有时会想“我画过这幅画?”不过也有“肌肉的画法比我还棒,所以这是中鹤君画的吧”这种想法(笑)。

——刚才提到的插画是指《龙珠》的?

鸟山:我也忘了是什么来着,是画的月刊V jump上的《储金战士cashman》吧?那时看了这个更觉得厉害了。中鹤君的画比我更有本人的风格。

中鹤:哪里哪里。

鸟山:动画制作者可以把任何角度都能自如地画出来吧。比如说从上方俯瞰的画啦,真的很厉害。然后就是动作做到一半时的pose。画漫画时我净是画一些自己喜欢的pose或画起来容易的pose,不过你们连走路走到一半时的pose都能画出来,真厉害啊。

中鹤:这我倒是完全没意识到。当时不只是单行本,一买到少年jump,我就一定会把《龙珠》剪下来当作范本。每一位想要让原画和最新的图样相吻合的原画家都会这么做(注:原画家即“原画マン”,一种职人),多亏了这种习惯吧。(注:这句话指代不太明确,像是行话)

鸟山:我经常会觉得“这种角度我肯定画不了”。你有从各种角度练习作画?还是说这是你的天性呢?

中鹤:人走路或跑步,在动画里是靠连续播放数张原画形成了“动画”,在工作中不得不画啊。还有鸟和马之类的,很多方面…。

鸟山:啊,我直到现在都不会画马跑起来的样子(笑)。

中鹤:“这个地方膝盖不能抬得太高”之类的规定也是在工作的时候慢慢掌握的。不过我还差得远呢。动画界里要说“厉害”的人那是真厉害,我还差得远呢。

——像动画制作者那样1张1张地画怎么样,不想试试吗?

鸟山:不行不行(笑)。光是一秒之间就要画好多张吧?所以绝对不行(笑)。

中鹤:平均一秒钟要画大概8张吧。

鸟山:我可不想画做了一半的动作(笑)。

——动画版对您产生过影响吗?

鸟山:图案很鲜亮。动画版里可能会有动画制作者们的习惯,一旦动起来就会有鲜亮的触感。看到这一点,我发觉在战斗中硬质的感觉会比较适合,原作里也开始有意识地模仿了起来。这样的话速度感就表现出来了,工作上也会提速。哎呀,连载时我都会尽可能地偷懒的(笑)。阴影之类的上色方法像赛璐珞画(注:原文是セル画,应该是这个吧)一样分开上色就轻松多了。

中鹤:不好意思,见到老师就想提问题,请问《龙珠》的真人好莱坞版的制作定下来了吗?您对这片子有什么感觉?

鸟山:啊…我根本就不清楚(笑)。上次去纽约的时候有和电影公司的人们谈过这事,总之用了很长的时间来看这个作品。企划从立案到完成花了10年之久呢。所以老实说,我完全搞不清楚了。就连哪个演员要出演悟空我都完全没有印象了。确实有人问过我“让谁出演悟空好呢”,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也就没法回答了。

中鹤:画悟空的时候也没找一个原型参考吗?

鸟山:还真没有呢。

——中鹤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鸟山作品搭上关系的?

中鹤:从《龙珠》开始的。第4话,乌龙出现的那个场景。

鸟山:第4话?这么早就开始了啊?

中鹤:是的。其他的还有例如龟仙人第一次在悟空面前用出龟派气功时,肌肉膨胀起来那个场景。

——那时是负责的动画?

中鹤:不,是原画。

鸟山:诶,原画、动画都是指什么?

中鹤:原画就是指动画中表现核心动作的画,动画是指在动作完成期间所画的画。在原画里就要决定动作姿势或时机。分为原画家和动画家(注:原画マン、動画マン),也就是分野制。

鸟山:啊,是这样做的啊。

中鹤:做《龙珠》那时是刚开始画原画不久,那时画得还很让我烦心呢。

——听说《龙珠 Z》这个标题是老师您提出的主意。

鸟山:啊,是的。

——有传闻,说是“Z”这个标题是根据精力剂上的名字取来的。

鸟山:不是啊~(笑)。“Z”不是字母表的最后一个字母吗?当时就想着正式终结原作了(笑),所以为了表示“这下子可就结束了~”才冠上“Z”这个标题。我可不记得提过什么精力剂哦,真是的,谣言也要适可而止嘛(笑)。

中鹤:标题除了“Z”以外还想到别的了吗?

鸟山:不,好像没有了吧。我自己的想法是“不改标题也行吧”,不过动画制作组有“改变一下标题给人留下不同印象”这种愿望,然后觉得要改就改吧。

中鹤:《龙珠》恰好是赶在悟空结婚后完结的,悟空的大哥拉蒂兹来了之后就是《龙珠Z》了啊。

鸟山:诶~ 是这样的吧。那章节分得恰到好处嘛。

——…没发觉你们在谈10年前的事吗(笑)。

鸟山:哈哈哈(笑)。

——角色服装的素材有没有考虑过?

鸟山:大致考虑过。悟空基本就是用棉布。悟饭和短笛也还是棉布。弗利萨军的护身甲是硬质橡胶,衣服是类似紧身衣的布料吧。

中鹤:配色呢?

鸟山:悟空原本是要给人以功夫电影中少林寺的感觉,所以用了金黄色。不过只用金黄色的话未免色调太单调了,所以腰带用了蓝色,是这样的吧。注意整体效果的话,就会发现他的配色和背景色相反,用的都是不会融入到背景里的颜色。

中鹤:弗利萨的最终形态是裸体吗?

鸟山:嗯~那一段处理得比较微妙吧。我想大概是裸体,不过最初的那几个形态还是穿着裤衩的。

中鹤:当时做弗利萨篇的时候,对于护身甲的护肩部位要如何处理很头疼。比如胳膊上扬时护肩会变成什么样。虽然看起来很硬,不过我也在猜是不是能弯曲。

鸟山:对对,护身甲最初是想给人们一种如同塑料一样的硬质感觉,连载途中我也有想到“要是太硬了不就穿不上了嘛,肩膀也会碍事的嘛”(笑)。于是就让它变成了“橡胶”那种感觉。

中鹤:随着连载的进展,护身甲出现护肩可以弯曲的画面时,我们终于也明白了“啊,原来可以弯曲的啊”,总之,就是感觉到“答案总是在原作里”。迷茫的时候回到这里(原作)就行了。说点闲事,如果在其他的作品也抱着这种心情设计角色的话,现场就会传来“这都不懂啊”的怒吼声(笑)。

——这次的mook(注:介于杂志和书刊中间的一种称呼,指这本指南书)的外套插画(注:书有一层外套)是由鸟山老师负责插画构图和草稿,中鹤先生负责修图和上色的(注:修图的原文是クリンナップ,专业术语,好像主要把草稿中所有人物由于视野角度问题被挡住的部分还原出来),老师好久没画超级赛亚人了吧?

鸟山:前不久给V jump的封面画过,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想画悟空了(笑),不过不行啊,还得给《龙珠》完全版画封面呢。

——这次和中鹤先生合作感觉如何?

鸟山:很愉快,不过要是我刷刷几下画好name(注:name是指分镜草稿,为了简要表达情节如何发展)然后让中鹤君全权为我作画就更好了(笑)。

中鹤:这可不行啊。

鸟山:那是我希望的哦(笑),幻想我在マルチョン(注:好像是个地名)把name画好,让中鹤君为我加工搞定。

——这么赏识一个人可真少见。

鸟山:我就是这么想的哦。“要是中鹤君干,没问题的”我就是有这种放心感。所以就像这次mook上的草稿一样马马虎虎地(笑)画两下就行了。

中鹤:真是过奖了。我感觉好不容易模仿得够像了,但是却差了好多。经常觉得没办法模仿老师的原画散发出的那种气势(注:原文是オーラ)。

鸟山:有点高估你了哦。

中鹤:也不是,是我自己这么想的而已(笑)。清楚这一点的话,就算我想画得更好一点,也会觉得心有余力不足吧。

——这次的草稿准备了多少个式样?

鸟山:构图思路和角色都定下来了,也就是角色的位置和大小稍微变一变而已。

中鹤:我也是按这个程序润润色而已。

——很久没画少年悟饭和特兰克斯了吧?

鸟山:是啊。我连特兰克斯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忘了(笑)。

——老师是怎么看动画版的?

鸟山:哎呀,电视上播出自己的作品总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按时播到那个频道,也就草草地看一看吧。

中鹤:和孩子们一起看?

鸟山:不,我想他们不看的(笑)。也许他们也觉得害羞吧。

——决定动画化的时候,您有提出过什么希望吗?

鸟山:没有,没提过什么。只不过在动画初期的时候我记得说过“有点过于沿用《阿拉蕾》的色调了吧”这样的话。有点过于鲜艳了。

中鹤:果然有“原作和动画是截然不同的”这种想法吧?

鸟山:啊,有这样的感觉。我对动画世界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交给专业人员去做就可以了。而且实际上,我不可能每周都细细核对动画版。那该怎么办呢?原作者还是不要对动画的事情插手比较好吧?

中鹤: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吧。我们有时遇到不明白的地方能得到解释说明,就会有解脱的感觉,不过也有比方说“这个角色和原作的触感保持一致”这样的要求出现后,工作行程上会出现为难的地方,因为是团队工作,所以有时很难再现一些细节。

鸟山:是吧。

——《龙珠》的故事展开是如何考虑的?

鸟山:我总是想让读者出乎意料。所以我从负责人那里听到很多人在明信片上问天下第一武道会上“冠军是悟空吧”,那我就会让悟空拿不到冠军。这是我的一个恶趣味吧。本来悟空这个角色就是被我设定成“拥有最朴实脸孔的主人公”开始展开的故事。

中鹤:啊,原来如此啊。

鸟山:以前想给他画一个很圆的眼睛。不过当时的负责人非让我改变一下主角的发型,于是人设渐渐地变华丽起来了(笑),既便如此还是被人说“还缺点什么,加个尾巴吧”(笑)。我估计那只是一个玩笑话,不过我还是做出了妥协,加个尾巴也行吧,于是完工了,变成了连载里的悟空。不过悟空的发型在动画里动起来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中鹤:没有,我也很意外。悟空那尖刺头大体分为两部分,当他转头的时候只要交替地画就行了。如果是慢慢转头的话就有点麻烦了。鸟山老师的画有不少地方挺容易模仿的。掌握这一点的话(注:应该是说模仿得像的意思),就能把分成若干部分的画拼成(注:一副完整)漂亮的画了。只不过,如何拼得具有平衡感就比较微妙了(笑)。再有,就是女孩子比较麻烦。不论是脸还是身体的曲线都是。脑袋和身体大小之间的平衡感有一种绝妙的感觉,很难完美再现。

鸟山:这里我也很用心的。稍有一点偏差的话脸就会变得很奇怪。不能用太鲜明(注:鲜明的原文是かくかく,不太理解为什么用这个词)的线条画,总之画女孩子一直很用心。所以《龙珠》里很少有女孩子啊(笑)。画起来省事的是龟仙人吧。带着太阳眼镜遮住眼睛,无论怎么画龟仙人都是那个样儿。

——布尔玛和琪琪,你喜欢哪个?

鸟山:实际上琪琪是个相当费劲的角色(笑)。连载途中我就开始打算不再画她了,但是讽刺的是,我做了件自虐的事情,我心想:“悟空和琪琪要是结婚的话就不得不画她了,所以就让他们结婚吧。”(笑)

中鹤:原来是这样的理由啊(笑)

鸟山:我画的女孩子性格都一样吧。那种柔弱女子我画不来,只能画一些强悍的女孩。

——《龙珠》完全版也能开拓一下新的读者层,我想作为粉丝毕竟还是期待《龙珠Z》的新作吧。老师是怎么想的?一年制作1次新作动画如何?

鸟山:啊,我很期待哦。

中鹤:不过最终回的悟空已经上岁数了啊。在那之后动画原创的《龙珠GT》也播过了。但是主角毕竟得是悟空吧。如果安排一个合适点的故事,让时间倒流,描写一些过去发生在某地的故事之类的…(注:这是JSAT 08的初发想吧……)

鸟山:我也是这么想的。不一定非要继续未来的故事挖深坑,“和这样的敌人,发生了这样的故事”这种回溯形式展开一些其他的故事也不错。虽然原作里没有,但确实有发生过这个故事哦,之类的都可以。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话说回来,听说最近画漫画都开始用电脑了,这样能提高老师的工作速度吗?

鸟山:速度倒是没什么变化,工作时需要的办公面积倒是变小了。因为我都是在家里最小的一间屋子里工作。做模型也是在那间屋(笑)(注:鸟山的最大爱好就是做模型)。全都是坐着就能完事的活儿,很轻松啦。动画现场也进去好多计数的吗?(注:计数的原文是デジタル,不知道在这里是不是指专业术语)

中鹤:《龙珠Z》那时全都是用的赛璐珞画,现在不用了,基本都是用电脑上色了。不需要等颜料风干了,所以上色速度快了很多。

鸟山:用电脑时的问题主要是画面的触感表现得够不够。从我们工作的角度看,就算觉得哪个地方还欠一点火候,也改不了了。

中鹤:最近插画的主线条也有用pen tablet了吧?(注:pen tablet即ペンタブレット,是指一种板状电脑制图工具)画起来感觉如何?很难画吗?

鸟山:确实不一样,和pen touch(注:也是一种电脑输入工具,类似手写板的东西)有所不同。笔用起来更舒适了。大概是画散发出的气质不同吧。而且画起来不允许失败,所以相当用心吧。不过我最近也想明白了,漫画家要编的故事实在太多,所以有时也不必拘泥于作画的完美,我会把这种想法灌输给自己。

中鹤:漫画都是用电脑做的吗?

鸟山:不,漫画和从前一样,用纸笔完成。画漫画还是用笔来的更快。所以上色就交给电脑了。不过插画就要都交给电脑了。线条也是用tablet来画。完全版的外套插画(注:封面图)要先用笔在纸上画,然后扫描,再上色,这也够麻烦的了(笑),现在就是用tablet了吧。画《龙珠》完全版外套插画之前好久都没动笔了,我一开始还到处找我用的笔呢。我把家里翻了个遍,到处嚷嚷“我的斑马笔不见了!!”。(注:斑马笔是一种多功能用笔)

中鹤:真的假的!?

鸟山:真的(笑)。连墨水都干了(笑)。你们这下知道我有多久没干活了吧(笑)。

——动画中给您印象深刻的场景是哪一个?

鸟山:要算TVSP那个巴达克的故事吧。描写了悲惨的过去,让我相当地感动呢。所以我让巴达克在原作里也露了一脸。

中鹤:想不到那个场景还回馈到原作里了,真是让我欣喜不已。

——事先没跟动画员工们联系过吗?。

中鹤:没有。当时是这样,在收到每周的草稿之前(注:那时龙珠的动画进度快赶上漫画了,所以需要作者把漫画草稿先送到动画组,提前根据草稿内容制作动画),制片室每周都要先收到该周《龙珠》的name(注:前面提过,分镜草稿),然后看到巴达克有出场后才发觉到“诶?原来他又跑动画里来了啊。”

鸟山:那个场景在我看来,弄清楚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也让我获益匪浅。

——巴达克和悟空十分相像是源于“赛亚人的长相种类偏少”这个设定,好像这个说法是动画制作组从老师那里听来的啊。

鸟山:啊,我可能说过吧(笑)。其实我做了很多很多里设定哦。(注:里设定是指没有公开于外的设定)基本都是为了解释说明一些问题才设定出来的,所以好多都没在漫画里出现,不过有了这些设定的存在,就避免了很多破绽。写故事容易漫无计划,所以有了设定。例如贝吉塔,自己的脑海里规定了“这家伙一定是怎么怎么样的”。虽然没有记录下来变成设定。

中鹤:我见过老师写的“赛亚人和原住民族兹夫鲁人的关系”这个设定。

鸟山:那一定是给动画员工们(注:Anime staff)写的吧。

中鹤:我还拿到过动画系列或剧场版的角色设定或说明呢。巴达克也是我设计的,一开始画了草稿,然后老师为我核对修改后又给了我。

鸟山:啊,原来那是中鹤君你画的啊!

中鹤:巴达克的护身甲是没有护肩的,那是因为负责导演(注:staff里的“演出”一职)的桥本(光夫)君说了,他想用黑泽明导演的电影《七武士》(注:七人の侍)的感觉去画。那个电影的后半段里,主演的三船敏郎不是只穿着铠甲的护身部分吗?所以也没给巴达克设计护肩。

鸟山:原来如此。

——老师也画了不少剧场版的敌人吧。

鸟山:剧场版员工让我读剧本,让我按照他们提出的感觉来设计的。

中鹤:我也见过一些剧场版敌方角色的原画。

鸟山:是啊是啊,我就把原画直接送过去了(笑)。

中鹤:“真迹”就是让我感动(笑)。原汁原味的原画上更能感到那种气势(注:オーラ)。敌方角色的配色是怎么决定下来的呢?

鸟山:设计好之后就决定了。像短笛这样绿色的人类充满不协调感才好,一般都是画好之后再去想上什么色吧。

中鹤:话说,这次见到您我也考虑过要聊些什么,有一个有点玩笑味道的问题,请您一定要告诉我。…如何才能像老师一样画出那么好的画呢?

鸟山:这用不着我来告诉中鹤君吧,你画得本来就很好嘛(笑)。反倒是我想请教你呢。不过啊,刚才的聊天最让我惊讶的是,被问到“想不想画点原创的”,你本来画得这么好,却说“不行,我还想把其他人再画得完美一点呢”。

中鹤:是的。让和原作一样棒的画动起来就是我的理想,虽然这很困难。

鸟山: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真是个手艺人。和漫画家正相反,因为漫画家最基本的原则是尽量不要模仿别人。

——画《龙珠》系列里的原创角色时,哪部分有鸟山的味道?

中鹤:鸟山老师的画,我从头到脚每一个部位都细细整理过。然后把那些分开的部位像蒙太奇电影一样剪辑、合成出来,再把一些在某处见过的发型和服装组合起来……差不多是这样吧。

鸟山:啊,我也一样。帅气的角色,他的构成已经定下来了,然后就只是在发型和服装层面上稍稍改动一下而已。所以敌方角色比较好画。在《龙珠》(注:漫画)里也是敌人比较好画,像短笛,弗利萨,魔人布欧。

中鹤:那沙鲁呢?

鸟山:啊,沙鲁可是很麻烦。我还没想好就画出来了,从个人角度来说,加上斑点是最失败的地方。因为不加的话整体感觉比较素净,所以加了斑点。每次都是用签字笔在斑点上描来描去,累死人了。

中鹤:动画也吃了不少苦头呢。而且动画里还要在斑点处施加阴影。

鸟山:哇~(笑)。

中鹤:原画以外的负责人们大概也会不满,我们这些人。所谓的“我们”,特指动画制作者之间同时具备的伙伴意识和竞争意识,一起加温加热…。给一幅画加上超多的阴影,然后让它动起来…简直是恶魔啊。

鸟山:于是斑点和阴影(注:的竞争)就升级了

中鹤:是啊。不过老师一个人工作,要增加动力不是太难了吗?

鸟山:嗯,不过那时候就算说了些丧气话,工作也是必须要履行的。而且还有需要别人画的地方,动力在某种程度上也会有所增加,工作也就继续下去了,所以也不是那么的痛苦。当然了,不情愿还是不情愿就是了(笑),画《阿拉蕾》那时候倒是没这么痛苦。所以基本上,决定画少年愉快的王道故事。

——谈一谈关于《龙珠》的连载动机吧,让您下决定画《龙珠》是受到功夫电影的影响?

鸟山:是啊。起初是学生时代观看了李小龙主演的《燃烧吧,龙》,有趣得让我神魂颠倒,我去电影院看了10天呢。

中鹤:每天都去?

鸟山:是啊(笑)。1天要去3次,直到现在我偶尔还会看看录像呢。因为是青春期时看的电影,所以给我的影响很大。

——《燃烧吧,龙》改变了之后动作电影的潮流呢。

鸟山:步入了功夫电影的热潮,“龙”到处可见。不过总觉得有点不一样,感觉好多都比较山寨,这时看了成龙的《醉拳》一下子陷进去不能自拔了。加在一起看了200多遍呢。

中鹤:《龙珠》里的“龙”是取自《燃烧吧,龙》这部片子?

鸟山:当然了。总之功夫电影就是“龙”。我觉得没有龙就不算是功夫电影了。诶?啊,我把山寨电影也算进去了(笑)。

——(一起爆笑)

鸟山:当时的负责人知道我喜欢功夫电影,于是就跟我说“那你就试着画个功夫漫画吧”。我就回答他“我喜欢的东西和我能画的漫画是两回事,我不要画”,不过他居然擅自给我排上日程了,说什么“XX日之前搞定吧”,我当时都愣住了。一开始还很不情愿画《龙珠》(笑),截稿日马上就快到了,我当时还在做模型呢。截稿两天前才开始着手写name。

中鹤:诶?name?

鸟山:从半夜12点左右开始到凌晨6点左右搞定的name,直到转天下午才完成草稿…,画大概一天半搞定吧。

中鹤:每周花一天半时间画原稿,那不是贼快吗!

鸟山:故事性漫画嘛,到还算轻松吧。

中鹤:老师写的name都会给东映Animetion 用传真传过去吧,大多是还处于草稿状态的吧。那些name都是花了6个小时画吗?

鸟山:是的。我一直都是name兼草稿(注:语境不清楚,这里完全直译了),很麻烦的(笑)。

中鹤:6个小时搞定这些真是很厉害…。

鸟山:如果有新角色登场的话就会多花一些时间了,设定和故事一旦决定了,之后就要花上一天半搞定一切了。

——现在《龙珠》的人气又复活了,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鸟山:当然很高兴啦。

中鹤:我又能干和《龙珠》相关的工作了,好怀念啊~~。让我又把原作拾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埋头看了进去。

鸟山:我画完全版的封面时也去找过单行本(笑)。“这是什么故事来着?”头一次通读了自己画的漫画,想不到这么有精神,感觉特别有意思(笑)。

——我想,觉得“《龙珠》真有意思”的读者在日本和全世界范围内都会越来越多。今天真是多谢二位了。(于2003年8月21日收录于鸟山老师自宅)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2-25 18:30:39编辑过]

发表于 2010-2-24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讚!!!鳥山X中鶴對談終於看到翻譯版本了。

原來原畫,動畫是有這種分別..之前還以為基本上整套動畫的每一幅畫都叫原畫

戰鬥衣漫畫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彎曲場面?除了貝在太空船直接講解,暫時想不起..遲些翻查一下..再留意在此之前動畫是可真的沒有彎曲場面...

NAME應該是指分鎲草稿,不是圖文資料吧。

老鳥想把畫畫交給中鶴,總令人感覺只是因為懶惰..

想不到懶惰的老鳥,經竟自虐讓悟空和琪琪結婚,,令自己經常畫琪琪..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2-24 11:21:33编辑过]

发表于 2010-2-24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额、、、

说起战斗服,贝殿变成大猩猩的时候理论上讲是战斗服强拉成巨大号吧。。。护肩居然没有变形。。。

原来鸟山自己也会忘记漫画中的故事。。。


发表于 2010-2-24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连特兰克斯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忘了.

我很想吐糟这一句啊~~~

原来悟空和琪琪的婚姻是这么来的~~~真有趣......

功夫电影功德无量


发表于 2010-2-24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感人了,Queller还是排除万难把专业词这么多的对谈给翻完了之前那些说这对谈里鹤鸟都提到偏爱布罗且比沙鲁强的都可以闭嘴了,当年我就说这篇对谈根本没有提到布罗的名字,不知YY这些是什么居心,难道还有本也叫孙悟空传说的书有2人对谈么…

2人初次见面实在是太晚了,94~96年出的那几本阿拉蕾彩漫(论坛在线漫画有日文扫图版)封面都写着老鸟监修中鹤绘画,合作4本竟然都没见过面,监修果然省事儿…89年跟动画STAFF的预备会和91年的会谈也都没中鹤,那时他还不够格吧,作画监督都是前田实。后来特别注意过最早那几话和Z开始那段的ED字幕原画名单中经常出现中鹤的名字,还有剧场也常有中鹤和山室出现在原画名单,达列斯剧场中鹤还晋升为“作画监督辅佐”

“多亏了这种习惯”是在说原画剪下漫画当范本是好习惯?这么说还有不这么做的原画么,那他们照啥画?肯定也得照漫画吧,只是不剪下来…

硬质受了动画影响真是功德无量中鹤当年很期待真人电影的样子…

Z的含义原来这篇也提到了,本来赛亚篇就要完结么…

弗最终形态果然是裸体,那生殖器真是…

一年一外传动画多好了,这么多年才实现了一次…

原来老鸟都不知巴达克是中鹤设计的…“长相种类偏少”那个也是达列斯和贝王的造型来源吧,太偷懒了…

我感觉好不容易模仿得够像了,但是却差了好多。经常觉得没办法模仿老师的原画散发出的那种气势(注:原文是オーラ)。

说的太对了,オーラ模仿不来的

我画的女孩子性格都一样吧。那种柔弱女子我画不来,只能画一些强悍的女孩。

这么说蓝发兰奇因为是唯一的柔弱型所以后面才不画了,前面也经常让他变黄…

潘据说因为4岁叫特为“君”也显得不够礼貌…

而且实际上,我不可能每周都细细核对动画版。那该怎么办呢?原作者还是不要对动画的事情插手比较好吧?

作者无法核对动画版的又一证据…

戰鬥衣漫畫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彎曲場面?除了貝在太空船直接講解,暫時想不起..遲些翻查一下..再留意在此之前動畫是可真的沒有彎曲場面...

是不是漫画在讲解之前也没有弯曲的场面啊,所以秒多多利那段也没弯,动画到是记得这次看改发现3倍界王拳原创打斗那段有护肩上扬的场面…

画《龙珠》完全版插画之前好久都没动笔了,

这句原文也指的是外套插画,不知能不能统一翻成“完全版封面”?

鸟山:剧场版员工让我读剧本,让我按照他们提出的感觉来设计的。

果然是根据剧场设定来画而不是自己设定…

——这次的mook(注:介于杂志和书刊中间的一种称呼,指这本指南书)的外套插画(注:书有一层外套)是由鸟山老师负责插画构图和草稿,中鹤先生负责修图和上色的(注:修图的原文是クリンナップ,专业术语,好像主要把草稿中所有人物由于视野角度问题被挡住的部分还原出来),老师好久没画超级赛亚人了吧?

这段该配图,下面的注释图可以看出中鹤画出了被挡住的部分,这本书没见过扫图,先用我之前拍的照片将就一下

其他注释图不知有没有需要翻的,好象有提山室设计的邪念波还有老鸟意见?

之前在某日站见过的扫图就这页,好象就是在说要老鸟决定动画配色吧


 楼主| 发表于 2010-2-24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了,人都到齐了(笑),针对意见逐一回复一下:

——“NAME應該是指分鎲草稿,不是圖文資料吧。”

字典上的解释:出版物の写真や図版につける簡単な説明文。解释抽象啊,落脚点是说明文,为图配上的说明文。我只想到资料书里那些图文资料。goku确定是你所谓的分鎲草稿吗?什么是分鎲草稿?

——想不到懶惰的老鳥,經竟自虐讓悟空和琪琪結婚,,令自己經常畫琪琪.. 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自虐……这又是老鸟秀逗的一个证据吗……

——之前那些说这对谈里鹤鸟都提到偏爱布罗且比沙鲁强的都可以闭嘴了,当年我就说这篇对谈根本没有提到布罗的名字,不知YY这些是什么居心,难道还有本也叫孙悟空传说的书有2人对谈么…

谁说的,又是XX贴吧里的XX人士们吗,有些人说瞎话不打草稿成习惯了……

——2人初次见面实在是太晚了

是的,谁都想不到这么晚。不管某篇有提什么“中鹤是鸟山徒弟”的资料是何人所编,看了这篇访谈,还有人信吗?哈哈 ——“多亏了这种习惯”是在说原画剪下漫画当范本是好习惯?

这段我没太大把握,说的像行话,我估计应该就是中鹤收集鸟山的画比较多,练得也比较多,所以“成材”了吧。

——这句原文也指的是外套插画,不知能不能统一翻成“完全版封面”?

确实,漏看了外套,回头改一下。

悟饭那个赛亚蒙面装配色是鸟山的主意,在漫画里好像没配色。邪念波那个是山室直仪设计得不错,动画组拿给鸟山看感觉很满意,基本没改就用上了吧。


发表于 2010-2-24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了,赛亚蒙面装出现那段漫画没有任何彩页,直到战达普拉才有全彩,肯定要提前给动画做色彩设定。山室果然厉害,其实又是老鸟偷懒

对谈说比沙鲁强那个是颜良以前问我的,好象是叫天马行空的那个收藏家最早提起(发过对比日港台完全版质量对比那位),原贴我也记不起是在哪个区了,好象是展览区还是什么,应该不是在贴吧,那人确实是放过04年前指南书和大全集的照片,不知是不是他自己收的。


发表于 2010-2-24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典上的解释:出版物の写真や図版につける簡単な説明文。解释抽象啊,落脚点是说明文,为图配上的说明文。我只想到资料书里那些图文资料。goku确定是你所谓的分鎲草稿吗?什么是分鎲草稿?

死筆2位作者再次合作的漫畫"爆漫"中,講解過一些漫畫專業知識..當中曾經提及name。簡單來說就是把每一頁當中的分鏡畫好,每格內容就用最草的畫法,畫出該頁的情節。

是的,谁都想不到这么晚。不管某篇有提什么“中鹤是鸟山徒弟”的资料是何人所编,看了这篇访谈,还有人信吗?哈哈

那些胡言亂語其實不值一提,與其刻意否定,不如叫他去證實更省時間...說起來,經常聽不同人說xx是鳥山明的徒弟,其實鳥山明有沒有徒弟??

是不是漫画在讲解之前也没有弯曲的场面啊,所以秒多多利那段也没弯,动画到是记得这次看改发现3倍界王拳原创打斗那段有护肩上扬的场面…

原來動畫已經原創過護肩彎曲...他應慶幸自己猜中,否則又多一個bug...


 楼主| 发表于 2010-2-24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如此,那name翻成“分镜草稿”吗?

如此一来就有了疑问,鸟山所说的“我一直都是name兼草稿”(原文:「僕はいつもネーム兼下書きなんですよ」),这个又要怎么区分呢?这里草稿的原文是「下書き」,和分镜草稿还有区别吧?前面也提到动画组在收到“ペン入れ”前从ネーム里看到巴达克回漫画了,这个ペン入れ也是草稿的意思。我快糊涂了

从鸟山的话里不难看出,漫画家最重要的是保持个性不要模仿别人,鸟山收徒弟又有什么意义呢?话说回来动画和漫画的制作完全不同,这篇访谈里反倒是中鹤教给鸟山不少知识……

哟,前面有一处name翻成了“书名”忘了改。起初我还以为是为书提名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2-24 23:25:44编辑过]

发表于 2010-2-2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分镜草稿就是最草的那种,有的地方和台词可能以后还会改动,而草稿是故事得到编辑认可后的半成品,描完再上色就成了吧,阿拉蕾第17卷介绍的创作过程好象也有分好几稿…

《七个武士》那个好象中文一般翻译成《七武士》吧,可以搜索下看看哪种译名较常用…

画《龙珠》完全版插画之前好久都没动笔了,我一开始还到处找我用的笔呢。我把家里翻了个遍,到处嚷嚷“我的斑马笔不见了!!”。(注:斑马笔是一种多功能用笔)

中鹤:真的假的!?

鸟山:真的(笑)。连墨水都干了(笑)。你们这下知道我有多久没干活了吧(笑)。

这访问时间也该是完全版都发行过半了,提到没动笔好多年却没说后来在完全版指南书里提到的实际也只是画了前4卷完全版封面,之后就完全用电脑画了,没有手绘原稿…


发表于 2010-2-25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name是漫畫由0開始時的第1個成品,目的主要是表達情節發展。一般的草稿應該是構圖有具體的方向,而開始動筆時畫的,用來幫助完成原稿。

name應該是專有的名詞,不知道有沒有正式的中文名稱,分鏡草稿只是一個比較能表達name意思的詞語,因此我覺得翻譯時直接用name,再用括號備注解釋更好。


发表于 2010-2-26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首贴已经改正完毕啦,以后放资料区再加精华吧,不然移动后还要再加一次

不知中鹤的那两句介绍有没有必要加上,就是说布欧篇以后开始担任动画人设…

说起来老鸟那么懒的人也不会收徒弟吧,最多指导下助手,他那最初的助手好象刚出前几卷阿拉蕾就出道了,后来那位松山君不知怎样了…


发表于 2010-2-27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受教了,本人居然一时头脑发热去相信"中鹤胜祥是鸟山明徒弟"的谣言,那段时间还真是有够秀逗了。现在看了日文翻译,结果一目了然了。

发表于 2010-3-1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仪迷在2010-2-24 15:04:38的发言:

太感人了,Queller还是排除万难把专业词这么多的对谈给翻完了之前那些说这对谈里鹤鸟都提到偏爱布罗且比沙鲁强的都可以闭嘴了,当年我就说这篇对谈根本没有提到布罗的名字,不知YY这些是什么居心,难道还有本也叫孙悟空传说的书有2人对谈么…

2人初次见面实在是太晚了,94~96年出的那几本阿拉蕾彩漫(论坛在线漫画有日文扫图版)封面都写着老鸟监修中鹤绘画,合作4本竟然都没见过面,监修果然省事儿…89年跟动画STAFF的预备会和91年的会谈也都没中鹤,那时他还不够格吧,作画监督都是前田实。后来特别注意过最早那几话和Z开始那段的ED字幕原画名单中经常出现中鹤的名字,还有剧场也常有中鹤和山室出现在原画名单,达列斯剧场中鹤还晋升为“作画监督辅佐”

“多亏了这种习惯”是在说原画剪下漫画当范本是好习惯?这么说还有不这么做的原画么,那他们照啥画?肯定也得照漫画吧,只是不剪下来…

硬质受了动画影响真是功德无量中鹤当年很期待真人电影的样子…

Z的含义原来这篇也提到了,本来赛亚篇就要完结么…

弗最终形态果然是裸体,那生殖器真是…

一年一外传动画多好了,这么多年才实现了一次…

原来老鸟都不知巴达克是中鹤设计的…“长相种类偏少”那个也是达列斯和贝王的造型来源吧,太偷懒了…

这段该配图,下面的注释图可以看出中鹤画出了被挡住的部分,这本书没见过扫图,先用我之前拍的照片将就一下

其他注释图不知有没有需要翻的,好象有提山室设计的邪念波还有老鸟意见?

之前在某日站见过的扫图就这页,好象就是在说要老鸟决定动画配色吧

果然没提过啊,这下Q殿也证实了。 战斗衣弯曲的话,这个算不算?

如果不是的话,下面这个应该毫无疑问了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3-1 16:40:21编辑过]

发表于 2010-3-1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觉得动画版距离漫画的灵魂还有挺大距离的,还是得看鸟山明的漫画啊。

鸟也对动画化的作品没有多大兴趣吧。


发表于 2010-3-1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上将颜良在2010-3-1 16:39:02的发言: >

果然没提过啊,这下Q殿也证实了。 战斗衣弯曲的话,这个算不算?

如果不是的话,下面这个应该毫无疑问了吧。

原來戰鬥衣出現不久已經有護肩彎曲場面,中鶴等人是看得不夠細心才沒有發現吧..

ps:現在才算人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3-1 17:00:54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10-3-1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细节台词的话,以前拉蒂兹管护身甲叫yoroi(一般指坚硬的盔甲),还说“居然能贯穿我的盔甲”,主要是说明盔甲很坚硬的感觉,后来叫purotekutaa(外来语的护身甲),医师说明了材质是超质橡胶。最后叫战斗夹克(这词看起来就软),然后马上就有悟饭测试抬肩的动作了。

发表于 2010-3-2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说刚开始称谓上也没注意是否柔软的问题,只有拉那一下最明显

战斗夹克是说明护肩那段才开始用的么?莫非就是因为贝旧款开始都夹克向才改的啊,或者是因为小型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龙论666

本版积分规则

龟仙屋动漫店| 手机版|Archiver|DBCN七龙珠网 (苏ICP备13043741号)

GMT+8, 2021-3-5 18:32 , Processed in 1.0468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7 DragonBallC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