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珠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龙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64|回复: 10

[长篇正经同人文] [征文]冒险历程!邪恶的那迪斯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7-18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偶重新改过偶的帖子了哈</P>
<P>对不起了斑斑,给你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2-6 21:47:2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P>我把所有的同人发在这个帖子中,大家看的时候能方便一些哈</P><P>希望大家能喜欢</P>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P>二、冒险的开始

苍茫的宇宙,划过一条即逝的流星,飞船在捷速无情地高速飞行着。

船内的每一个人都阴沉着脸,就连平时嘻嘻哈哈的悟天和特兰克斯也平静下来,望着飞船前方那颗行星的轮廓在逐渐变大。

很压抑的气氛……

飞船穿过了XY—M97星云附近,向飞船上方旋涡状的星系飞去,停在了旋涡的边缘。

“特兰克斯,快来呀!”悟天趴在飞船的弦窗前,眼里,闪出快乐的光芒。

“什么事啊?”特兰克斯爬上了弦窗,和悟天一起趴在窗台上。

眼前,一个绿色的、美丽的星球……

“啊……”特兰克斯的紫色眼眸里露出了奇异的光彩,两个塞亚小孩淘气的脸映在了飞船的弦窗上。

很幼稚、很天真……

那迪斯行星。

翠绿的球体上披着带状相间的蓝纹,沿着固有的轨道在有规律地旋转绕动着,球体上覆着一层层透明的云羽,透过那些云层,甚至可以看到那迪斯上美丽的大地。轨道的另外一旁,一个更小的球体围绕着那迪斯,同样有规律地旋转绕动,散发出淡淡的银光,静静地映照着那迪斯。那迪斯的左边,一条很小的银色垂直带状星群,随着翠绿的球体环绕地缓慢旋转,在那迪斯黑沉的夜半球中挂上天幕,同样映照着那迪斯行星的全貌。互相环绕的天体,营造出淋漓的美丽,和以前贝吉塔星给贝吉塔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的思维,被那个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爸爸……”特兰克斯拉住贝吉塔的手,紫色的眼眸里闪着奇异的光彩,“好漂亮的星球哦……爸爸……我想……你也想回贝吉塔星吧……贝吉塔星可比它雄伟多了……”

“哼!”贝吉塔冷笑一声,“别忘了!特兰克斯!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爸爸…………”特兰克斯黯然地低下了头。

贝吉塔一语不发,走到飞船的弦窗前,双手交胸,冷冷地望着那迪斯,原本很温柔、很脆弱的绿,忽地在贝吉塔冰冷的黑色瞳仁中凝固,只剩下一片绝对的单调与冷漠。

宇宙中,是否还有与自己同名的星球?

覆着傲蓝的那迪斯裹着薄薄的云羽,在有规律地缓慢旋转着,透明的云层在贝吉塔的眼中尽情扩大,慢慢占据了贝吉塔漆黑的双目,以及……贝吉塔的思维。

贝吉塔行星,塞亚人的母星。

繁衍了居住在这宇宙中最强大的战斗民族,养育了塞亚人孤傲与狠绝的气质。

星夜之海的战士,唯一可以回去的地方。

战舰,从苍茫的宇宙中返航,停在了贝吉塔行星的外太空。

赤色的云层,永远覆着烈焰中金色的火红,深深地,映照着贝吉塔行星的全貌。

贝吉塔独自走到弦窗前,一样,已经是冰冷的深邃黑色眸子,凝视着贝吉塔行星那抹血红的烈焰,以及,贝吉塔行星的全貌。

隐藏在封冻的冰山下,那一份,对贝吉塔星的眷念和热爱,到底有多深?流动在塞亚人体内狂燥的热血,对贝吉塔星的留恋,又有多少?连贝吉塔自己,都不知道。

赤色的贝吉塔行星,养育了一个冷傲的塞亚王子。

王子对贝吉塔星的爱,比任何一个塞亚人都要深。

自己那样冷酷无情,为什么回想起那个赤色的星球时,都会有一种温馨若梦的感觉?贝吉塔独自倚坐在窗台上,厌恶地皱紧了眉头。

飞船降落了,降落在那迪斯绿色的大地上。

很蓝的天。

和贝吉塔行星一样,那迪斯也有着塞亚民族冷傲的孤颜。

那种蓝,蓝得冷傲,蓝得孤独。

贝吉塔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笑,气,在贝吉塔的体内急速集中着……

瞬间地,贝吉塔冲上了高空,蓝色的天,只留下一条长长的气焰。

“贝吉塔!!!”悟空瞬间也冲上了天空,消失在两个塞亚小孩的眼里。

“快点回来啊!爸爸!!”悟天望着悟空的背影,大声地喊。

特兰克斯站在原地,心里的不详预感在无限地扩大,他感觉到,这次,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幢幢的灯火发出微弱的光线,射在昏暗的洞里,依稀地看不清每一个人的脸容。

“啊!!”布玛足下一软,跌在了地下,手里盛着泥土的筐篮掉在了地上,泥土,撒了一地……

“该死的女人!!”德鲁恶狠狠地冲过来,鞭子,像密集的雨点一样打在布玛的身上,布玛痛嗯了一声,泪,源源不断地从布玛的眼里流出,一直落在了地上。

“该死的女人!!还不快点起来!!竟敢违反迪斯大王,不好好给我们干!!!”

狠狠地,德鲁一脚踹翻了布玛,布玛一步一步地上艰难地爬着,泪,不断从她带有血痕的脸上扫过。

“我相信……贝吉塔……他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一定……”

双眼,渐渐在泪水中模糊。

布玛在泪水中昏了过去……

“……布玛……你怎么了……快醒醒……” 琪琪将布玛抱在怀里,轻声叫唤着。

微微地,布玛的眼皮轻轻颤动了一下,她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里的是琪琪挂满泪痕的脸。

“琪琪……”布玛直起身子坐起来,用手紧紧抱住双腿,把头埋在手臂里哭着。


“……不要……不要哭了……”琪琪抚着布玛的背, 轻声安慰着布玛,泪,不断从她的眼里流下。

“……别哭了……琪琪……我相信……贝吉塔他们……一定会来的……”

“是……我相信他们……”两人哭成了泪人。

闪烁的灯火前,许多人影在移动着。


异样的激灵,冲击着贝吉塔的头脑,贝吉塔的心猛地一震,因为,他感觉到布蚂的气弱了很多。

手臂,已经渐渐暴出了青筋。

“该死!!!”

瞬间将体内的能量爆发,速度,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强烈的紫焰裹着贝吉塔的全身,火一般地急速向那座高山冲去。

“贝吉塔!!!”悟空也加快了速度。

前面,就是了。

贝吉塔和悟空降落在山上,躲在一块岩石后。   

“两个看守……”

“那么,干掉他们吧……”贝吉塔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笑,死亡般的窒息、寒冷、阴森,覆盖了整座高山。

无声息地,两人解决了两个看守。“等等,贝吉塔……”悟空叫住了他,“这次的事,我觉得没这么简单,我想,你也应该注意到了,我们要小心……”

一样,是那抹冷笑。

“哼,危险的时候,炸了这座山不就行了!”

“可是,如果你这样的话,那布玛怎么办?她那么爱你……”

一声冷哼,贝吉塔头也不回地走了,两人走进了山洞。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数十个能量球向悟空和贝吉塔射来,贝吉塔侧身避过袭向他的能量波,能量波穿过悟空的身边就爆炸了。贝吉塔冷哼一声,金色的烈焰射穿了敌人的胸部,那些小喽啰大声惨叫,活生生被贝吉塔的能量波灭成了尘埃,爆炸声、哭喊声、惨叫声充满整个山洞,琪琪和布玛不寒而栗。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布玛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泪水,不断从她俏丽的脸上流下……

“……没……没事的……”琪琪紧紧搂住了布玛。

“大人……不好了!!!外面有人把我们的人全杀死了!!!”一个小兵匆匆跑进来报告。

“什么!!!”德鲁跳了起来,头上暴着青筋,他紧紧抓住那个小兵的衣领,他的神色,已在那一瞬间恐慌。

“不可能!!宇宙中还会有谁能打败我们!!!”

“不知道啊!大人!听他们说,他们是什么塞亚星的!!”

“贝吉塔行星!!!”德鲁大惊失色,“不可能!!!贝吉塔星已经毁灭了!!!”

“大人……啊!!!”

金色的能量波,从他的胸口穿过,血,从他的心脏喷涌而出……

“是谁?!……”德鲁颤抖地望着黑暗的通道,窒息般的死亡气息,一下子从他的脚往上传,一直覆盖了全身。

“……塞……塞亚人……啊!!!”

一声凄绝的惨叫,波波地在黑暗的洞中回响,惨绝的音波,不断撞击着洞里的山岩,寂静的山洞中,那种,幽灵般撕心裂肺的惨声,显得更加恐怖。

鬼魅的脚步声,一次又一次地敲击着布玛的耳膜,死亡的阴森,不断扫着她的身体,恐怖、冰冷的感觉,微微触动着她的神经,传送着死亡的恐惧。

“……是谁……不……不要过来……!!!”布玛大叫,和琪琪恐慌地往后退。

阴森的死亡中,她,看到了一个坚毅的身影。

那种感觉,好熟悉……

一头冲天的黑发,此时被洞里的风吹得有些飘拂;有着完美雕刻感的身影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如同,躺在他的臂湾里一样。

贝吉塔……真的是你吗……

坚毅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一样是冰冷的黑色瞳仁,剑形的双眉纠结出冷傲的目光,只在那一瞬间,黑色的双目和清澈的紫眸相交,眼里的情感,远远地超过了世间的千言万语。

洞里的敌人,不知怎么时候已被完全消灭,而悟空和琪琪,也已走了出去。黑暗的洞里,只有,那个高傲的王子和受伤的少女。

她的脸,已被爱的泪水所覆盖。

“贝吉塔……贝吉塔!!!”布玛哭着扑进了贝吉塔的怀里,哭声淹没在贝吉塔宽阔的胸膛。

紧紧地,他健壮的双臂搂住了自己,他的臂湾,好安全,好温暖……

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哭着,泪水,流进了他的胸膛。

“贝吉塔……”布玛缓缓地抬起头,眼里,充满了晶莹的泪水,“我还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一定……一定……”

全身的痛,淹没了她的意识,轻轻地,她倒在了贝吉塔的怀里……

“女人……”

冷冷地,他用臂湾夹着她飞离了山洞,他的身影,消失在高空中。

贝吉塔的临时之家。

把她放上床后,他倚坐在她的床上,冰冷的黑色瞳仁静静地凝视着她,他坐到她的旁边,保持坐姿倚坐在床上,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贝吉塔……快来救我……不要……不要离开我啊……贝吉塔……”

梦中的路,一片黑暗。

在黑暗的旋涡里,布玛独自走在苍茫的黑暗中,那种感觉,好孤独……

她发现,自己正慢慢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黑暗将她的身体慢慢淹没,先从脚,再到手臂,再到头……

心,在孤独的恐惧中绝望地跳着,她想喊,却喊不出声,想走,黑暗却像一块磁铁将她地紧紧吸住,她的身体,渐渐被窒息的黑暗淹没……

好无助的孤独……

头,就快被淹没在绝望的黑暗中……

就快了,就快了……黑暗,已经到了她的唇边……

“贝吉塔……贝吉塔……快来救我……贝吉塔!!贝吉塔!!”布玛大声叫喊,吵醒了倚坐在她旁边沉睡的贝吉塔……

“女人!怎么了!!”  贝吉塔大声地吼。

“啊!”布玛从梦中惊醒过来,头上,覆满了一大滴一大滴的汗珠。朦胧的视线中,只有,那个冷傲王子的冰冷黑色瞳仁注视着自己。

“贝吉塔!!”布玛哭着扑进了贝吉塔的怀里,她紧紧地搂住那个自己最深爱的人,凭他温暖的体温带给自己唯一的依靠感,她的双臂不断颤动着,泪水,一直……

“贝吉塔……我觉得好害怕……我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己被黑暗吞噬……周围没有一个人来救我……我好孤独,好害怕……我现在才知道,我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布玛把头埋在贝吉塔坚实、宽阔的肩膀上哭着,泪,润湿了贝吉塔的衣服……

“女人,你哭够了没有?”贝吉塔不耐烦地问,但,声音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贝吉塔……”布玛缓缓地抬起头,眼里,充满了晶莹的泪水,她轻轻吻住了贝吉塔的双唇……

那种,爱他的感觉,好熟悉……

时间,在那一刻完全凝固。

他的心,微微一震。

缓慢地,他拿开了她的双手,轻轻把她放在床上,冰冷的黑色瞳仁久久凝视着那双清澈的紫眸,顺手,他冷冷地帮她盖上被子,然后走出了房间。

“女人,快睡吧。”

冷冷地侧过头,他的背影,一样冷漠。

“贝吉塔……”布玛望着贝吉塔冷漠的背影,她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的爱,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语言……

泪,就算是泪,也是甜蜜、幸福的……

泪水中,她进入了爱的梦乡……

房外。

“琪琪,布玛她怎么样了?”悟空问。

“她应该已经睡了,现在没事了吧。”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弄成这样?”

“不知道……那时我和布玛在一起,有人抓了我们,在这个星球上逼布玛开发扭曲时空的装置,布玛不肯,他就把我们放到这里来,一直,用刑罚来逼我们……”琪琪流下几滴眼泪。

“还疼吗?”悟空握住了琪琪的手。

“不……没事了……”

“什么人竟然这么可恶,我一定要教训他!!!”

“对了……不知布玛现在怎样了,从她的房间出来时,她还没睡呢,不知现在……”

“不用了,刚才我看见贝吉塔已经让她睡了,好了,我们也睡吧!”

“晚安……”

又是那种笑容浮在悟空的脸上,似乎,那种笑容,能将每一颗冰冷的心融化一样。

夜,很静,很温柔。</P>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P>三、

沉寂的黑夜,渐渐退出寒冷的天幕,那迪斯行星的夜半球上,缓缓地,落下一片微弱的亮光。  

高高的山冈上,两个矫健的身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漏网的残光,渐渐唤醒了处在黑暗中的那迪斯行星,绿色的大地上,浅浅地反射出柔柔的祥和。

灿烂的朝霞,在火红的天空燃烧,一样有着和贝吉塔星令人心跳的感觉,缓慢和贝吉塔星的日暮相混,分不出,哪种是贝吉塔星烈焰中的金色。

宇宙中的贝吉塔星,永远被那抹比血更红、比烈焰更深沉的颜色覆盖,就算,是在新一天的早晨,也不会被脆弱的颜色染下一湾浅浅的祥和,雄伟的山川,永远和那抹烈焰中深沉的火红一起,淋漓地构勒出贝吉塔星的全貌,塞亚人那种,刚强的雕刻感。

贝吉塔双手交胸,冷冷地望着那抹与贝吉塔星相混的火红,冰冷的眼神,封冻了一切脆弱的颜色,但,在塞亚人永远被黑冰封冻的瞳仁下,那种对贝吉塔星烈焰般的爱,却任何东西都无法冰封,即使,是万年的冰原。

“贝吉塔……”悟空缓缓地恻过头,直视贝吉塔冰冷的黑色瞳仁,漆黑的双目中,似乎,有着塞亚人之间坚定的友谊。

“我想……你也感觉到了……这颗星球,有点不太对劲……”

“哼,那又怎么样?”贝吉塔冷冷地答,口气中依然透着一股冰封的语调。

“贝吉塔……我们是朋友,对吧……”悟空将手搭在贝吉塔的肩膀上,那话语,似乎,能将千年的黑色冰原融化。

“谁跟你是朋友!!!”贝吉塔毫不留情地将悟空的手拿下,冷冷地走过一边,倚坐在一块石头上。

“我知道,你总是习惯了孤独,不过,贝吉塔,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要你去独自承担,那样的话,你的生活就会变得很枯燥了。”悟空走到贝吉塔身边,一样坐了下来。

“哼,谢谢你的关心……”贝吉塔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笑,“有些事情,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王族的使命,就是要独自承担所有的一切!”

“贝吉塔,你错了……”悟空望着贝吉塔冰冷的黑色瞳仁,“有时,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王族的使命,固然很重要,但是,很多事情自己一个人是解决不了的,大家一起,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坚定的语气,透出塞亚人那种,对友情的坚定与守望。

一时,冰冷的瞳仁与坚定的目光相交,似乎,塞亚人之间,有一种沉默、无言的默契。

突然,一个异样的激灵。

“什么!?”贝吉塔站了起来。

空洞的危机,冲击着贝吉塔头脑里的每一条神经,不详的预感,已经覆盖了整个星球。

他强壮的手臂,已经,渐渐暴出了青筋。

“该死!!!”

一声惊天的大吼,蓝色的火焰混着乱转的气流冲上了高空,瞬间,消失在无边的天际。



远离高原,一场残酷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压碾般的疼痛,一次又一次地侵蚀着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他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身上的衣服,一边,已经脱落,另一边,已被灼热的能量流撕毁了七八成,悟天,已经昏迷。

“哼……真……真见鬼……”特兰克斯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血,不断从他的脸上流下,他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

“好了,我们也该做个结束了……”迪斯凝视着重伤的特兰克斯,能量,已经集中在他的手上。

最后,致特兰克斯死地的一击。

“啊————!!!”

能量,击中了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特兰克斯痛苦地大吼,他被强大的能量撞向了坚硬的山崖,身上的衣服,渐渐被灼热的能量流一片片击碎……

强大的能量,燃烧着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终于……

特兰克斯撞在了山崖上,一阵浓烟过后,特兰克斯倒在了血泊中,鲜红的血,从他的身体不断流下,染满了他幼小、结实的身躯……

碾碎般的痛,侵蚀着他的身体,他的意识,已经昏迷。

微弱的声音……

“可……可恶……”特兰克斯咬紧牙关,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眼前的图象,已经十分模糊。

昏迷中,他们,已经被迪斯抓去了那里……

能量,一点点从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里流失……

特兰克斯全身脱力,整个身子向后倒去,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不详的预感,带着一丝微弱的气,如闪电般闪过贝吉塔的头脑,异样的激灵,不断撞击着他的神经。

他的心,猛地一震。

急速地,他猛烈地向那个方向冲去,瞬间降落在地面。

战斗的青烟还在盘距,残碎的砾石中,横卧着一个幼小的身躯,血,还以缓慢的速度从他身上的伤口微微渗出,一点点染红了他幼嫩的肌肤……

“特兰克斯!!”贝吉塔走到特兰克斯身边,抱起他染满鲜血的身体,将他搭进自己的怀里。

“特兰克斯……”贝吉塔托起他的头,冰冷的黑色瞳仁中,一样隐藏着一份永不显露的爱。

微弱、断断续续的声音。

“爸……爸爸……”特兰克斯微微地睁开双眼,他的身子挺了一下,红色的血,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嘴角流下,落在了他幼小、染满鲜血的身躯上……

“爸……爸爸……对不起……我……我不能保护好妈妈……妈妈……被人抓走了……我……我维护不了塞亚人的自尊……对不起……爸爸……”

血,从特兰克斯的嘴角不断流下,一滴滴落在了他的身上……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的伤养好。”贝吉塔轻轻抱起特兰克斯,转身向天空飞去。

“爸爸……”特兰克斯躺在贝吉塔的怀里,染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的安祥。

压碾般的疼痛,侵蚀着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一阵昏眩,特兰克斯再次昏在了贝吉塔的怀里……

瞬间,贝吉塔抱着特兰克斯回到了那迪斯行星上的临时之家。

伸手,刚要打开大门,却被另外一只手按住了。

微微地侧头,两个塞亚人黑色的瞳仁中,一样,有种无言的契合。

“贝吉塔……既然他已经发现了我们,我想,这个地方再也不能呆下去了,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这样也是为了特兰克斯好。”

转头,冰冷的黑色瞳仁,凝视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安祥的脸。

冷冷地走上前,贝吉塔收起了变幻胶囊,抱起特兰克斯飞离了地面。

漆黑的瞳仁扫视着地面上的一切,目光忽然在一座山洞定格,随即,贝吉塔降落在地面。

凝视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安祥的脸,贝吉塔的眼神依旧冰冷,他冷冷地用胶囊变出一幢房子,将重伤的特兰克斯移到自己的房间,把特兰克斯放在床上后,走开了……

几分钟后,贝吉塔从外面走进来,他用水洗净特兰克斯脸上的血迹,然后拿出白色的绷带帮特兰克斯包扎伤口,雪白的绷带,一点点地覆盖了特兰克斯幼小、染满鲜血的身躯……

那种,朦胧的感觉,一次又一次地碰触着特兰克斯神经,以及,他的知觉……

微微地睁开双眼,强烈的灯光射着他朦胧的紫色眼眸,他不得不又再次闭上了眼睛,但,那种感觉,却一次一次地清晰……

视线,在强烈的光线中慢慢恢复, 在看到眼前的一瞬间,他的心,猛地一震。

因为,父亲就在自己身旁,为自己包扎伤口。

“爸爸……”特兰克斯撑着床,艰难地挺起重伤的身体,血,从他的伤口渗出,微微染红了雪白的绷带。

“好了,别动。”贝吉塔用手轻轻按住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冰冷的黑色瞳仁中,一样,隐藏着一份永不显露的爱。

“你失血太多,再不好好休养的话,伤口又会裂开了。”贝吉塔凝视着重伤的特兰克斯,将他重新放回床上。

“爸爸……”特兰克斯重新躺下来,慢慢地,他觉得眼皮好重,好重……

头,轻轻一搭,沉沉地,他便在父亲的床上进入了梦乡……

睡得,很沉。

他的脸上,塞亚人狂躁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婴儿般的宁静和安祥,紫色的发丝碎碎地散落在枕头,浅浅地构出一片祥和,将塞亚小孩的宁静顶格在一片安祥中。

无声地,悟空走到贝吉塔身边,一样黑色的眼眸,凝视着特兰克斯安祥的睡脸。

“贝吉塔,我们该走了。”

冷冷地,贝吉塔转过身,和悟空一起飞离了地面。

“特兰克斯不要紧吧……”

“没事,只是失血太多而已,让他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眼下的山峰,急速地往后退,沉默之中,两人都停止了谈话,高速地向那股邪恶的气靠近。

房里。

暴戾的塞亚小孩,已经完全地沉睡。沉睡中的特兰克斯。洗去了塞亚人身上的狂躁之气,微微咬紧牙关的小嘴,构勒出一丝重伤的痛苦,他双眉紧皱,但,那残留着一点血迹的小脸上,却露出无比的宁静和安祥,一同构勒出塞亚小孩那种特有的天性。

昏迷中,特兰克斯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气,他微微地睁开双眼,雪白的房间里,只有,那一丝很熟悉的气,刺激着他的每一条神经……

“……悟……悟天……”特兰克斯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失血太多,特兰克斯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疼痛的感觉,不断地触动着他重伤的身体……

“……可……可恶……”特兰克斯咬紧牙关,艰难地撑起虚弱的身体,吃力地一步一步走出了房间……

“……悟天……”

紫色的眸子与黑色的眼眸相交,抹不去,塞亚人之间那种对朋友的坚定与守望。

只是,黑色的眼眸里,那种眼神,似乎被谁控制了一般……

猛然地,悟天的双眼泛出恐怖的红光,致死的能量波,向特兰克斯射去……

“啊———!!!!”

能量,击中了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特兰克斯痛苦地大吼,灼热的能量流,渐渐将他身上染血的绷带一片片撕碎……

一阵,爆炸的青烟过后……

特兰克斯撞在了墙上,他身上的绷带,已经荡然无存。

血,再次从他身上的伤口流下,染红了他幼小、结实的身躯……

微弱、断断续续的声音。

“……悟……悟天……你……”特兰克斯艰难地站起来,头,无力地靠在墙上,鲜红的血,不断从他的嘴角滴落……

迷糊的紫色眸子里,那种,朋友之间的眼神,无力地凝视着已经失去自我的悟天……

急速地,悟天冲到特兰克斯面前,一刀,插进了他幼小、结实的胸膛……

一声痛苦的低吟,洞穿的痛,刺穿了特兰克斯的神经,特兰克斯痛苦地一口一口喘着粗气,他的胸膛,缓慢地一起一伏着……

紫色的眸子里,那种眼神,无力地凝视着悟天……

缓慢地,悟天将刀一点点从特兰克斯的胸膛里抽出……

尖锐的利刃,撕割着特兰克斯的神经,特兰克斯的脸上充满了无比的痛苦,而悟天,似乎要让特兰克斯受尽折磨而死……

猛然地,悟天用力把刀从特兰克斯的胸膛里抽出……

“啊!!!”

血,从特兰克斯的伤口飞溅而出,一滴滴洒在了悟天的脸上……

看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痛苦的脸,悟天的脸上充满了流血的兴奋,手中的能量球,向特兰克斯的胸口射去……

炸裂而出的墙壁中,特兰克斯被撞向了坚硬的山崖,岩石,纷纷支离地爆出……

砾石的摩擦使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增加了许多流血的伤口,他重伤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

“………悟………悟………悟天………”特兰克斯双臂张开,无力地靠在碎裂的岩石上,他的血,从他的伤口不断地流下,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能量,在悟天的手上集中着,闪出淡淡的蓝光,映着特兰克斯幼小、染满鲜血的身躯。

紫色的眼眸,依然无力地凝视着悟天,一样,是那种,朋友之间信赖的眼神……

蓝色的能量球,渐渐地,越变,越大……

“啊!!!”

悟天突然双手抓头,滚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黑色的气不断从悟天的身体里流出,如旋涡一般急速地喷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悟天发泄般地朝天大吼,身子渐渐升了起来,整个身体向后怪异地弯曲着,强大的能量从他的身体流出,不断冲击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特兰克斯咬紧牙关,他的身体,渐渐地……

一声,惊天的巨响。

强大的能量,击碎了特兰克斯身后的岩石,特兰克斯被撞进了坚硬的山岩,岩石,纷纷地炸裂而出……

他的紫色发丝,在残碎的砾石中飘扬着,重伤的身体,已经……

能量,已经完全从悟天的身体流失,悟天无力地从高空摔下,摔在了残碎的土地上……

“……悟……悟天……”特兰克斯咬紧牙关,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他紧紧抓住流血的伤口,挣扎着一步一步走到悟天身边,吃力地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悟……悟天……”特兰克斯搂住悟天,双手无力地摇着悟天的肩膀,汩汩的鲜血,不断从特兰克斯的伤口流下,一滴滴落在了悟天的脸上……

狂躁的热血,一点点刺激着悟天的神经,以及,他的知觉……

“特……特兰克斯……”悟天微微地睁开双眼,黑色的眼眸,已经消逝了恐怖的红光。

“……悟天……你终于醒了……”

染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血,一点点从特兰克斯的身体流失。

特兰克斯全身脱力,整个身子向前倒去,他,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特兰克斯!!!”悟天关怀地抱起了倒在血泊中的特兰克斯,紧紧地,他搂住了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

“特兰克斯……对不起……你快醒醒啊!!!”悟天双手摇着特兰克斯的肩膀,他的眼角,溢出了一点微热的液体。

“特兰克斯……”悟天小心地抱起他染满鲜血的身体,回到房里,用水洗净了他脸上的血迹,然后,他拿出了白色的绷带,一点点小心地帮特兰克斯包扎……

病床上的特兰克斯,已经奄奄一息。过多的失血使他的嘴唇发白,他双目紧闭,咬紧牙关的嘴角,一缕鲜红的血丝,不断从他的嘴角溢出……

“特兰克斯……”悟天走到特兰克斯床前,望着特兰克斯苍白的脸,他轻轻咬破了自己的手腕,流血的伤口,覆在了特兰克斯的唇上……

他的血,从他的伤口汩汩地流下,一滴滴流进了特兰克斯的嘴里……

不经意地,悟天触到了怀里的小袋子,他的脸上,充满了惊异的神色。

“仙……仙豆?”悟天将豆子倒在自己的手上,惊异地望着那六颗圆圆的小豆子。

“特兰克斯……”悟天小心地将一颗仙豆放进了特兰克斯的嘴里,紫色的眼眸,静静地凝视着他苍白的脸……

微微地,特兰克斯睁开了双眼,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地愈合。

“悟天……”特兰克斯坐直身子,眼中,映入悟天的笑脸。

惊异地,特兰克斯看着自己的手臂,“我……我的身体……不是已经被……为什么还会……”

“特兰克斯……”悟天擦去了眼角微热的液体,“是那个仙豆把你的伤治好的……”悟天望着特兰克斯,那是,风雨后的笑脸。

“仙豆?那种东西可以治伤的吗……”特兰克斯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疑惑。

“是爸爸告诉我的……”

“好……好奇怪的东西……”

不经意地侧过头,特兰克斯看到了悟天受伤的手腕,“悟天,你的手怎么了?”特兰克斯抓起了悟天的手。

“没……没事……”悟天把手收了回去。

“悟天,快把这颗仙豆吃了。”特兰克斯向悟天伸出了一只手。

“嗯。”悟天从特兰克斯的手里接过仙豆,吞了下去。

“悟天,你是不是被人控制了?”特兰克斯凝视着悟天,紫色的眼眸里,一样,是朋友之间那种眼神。

“我……我不知道……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人用他的手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然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我打伤了你,你的眼神,还有你的血,才让我重新清醒过来的……对……对不起……特兰克斯……”

“不……不要放在心上了……悟天,我们不是好朋友吗……”特兰克斯轻轻拍了拍悟天的肩膀。

“特兰克斯……”

“悟天……不要难过了……我们一起去救她们……“

“嗯。”

特兰克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扯下身上染满鲜血的绷带,换好衣服后,他叫醒了还在难过的悟天。

“走吧……悟天……不要再难过了……如果,你当我是你的朋友的话。”

缓慢地转过身,悟天和特兰克斯一起飞离了地面。

“特兰克斯……爸爸他们……应该也去了那里吧……”

“嗯。”特兰克斯点了点头,随即,两人加快了速度。

一场,更大的危机,马上就要降临了。
</P>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压抑的风,微微拂着悟空和贝吉塔的黑发,那迪斯行星的高空,一样拥有与贝吉塔性同样冷傲的孤颜,但,那迪斯行星却失去了贝吉塔星那种金色的烈焰,只在透明的云层下,留下一片单调的色彩。

宇宙中的贝吉塔星,永远被那抹火红的血焰覆盖,似乎,不会抹落那种深沉的孤颜。

被黑冰封锁的万年冰原,在塞亚人冰冷的黑色瞳仁中,隐藏了一份对贝吉塔星烈焰般的热爱,每一个热血战士,为了贝吉塔星,都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热血洒落在贝吉塔星每一寸红色的大地上,包括,贝吉塔在内。

或许,这才是塞亚人真正的本质。

群峰急速地往后退,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依稀地显现出一座宫殿的巍影。

“什么?”冷傲的脸上,极少出现这样惊异的神色。

巍峨的宫殿,和贝吉塔星的王宫一样富丽、堂皇,甚至,连它的外观,它的结构,也和贝吉塔星的王宫完全一样。

贝吉塔星的王宫,贝吉塔永远也不会忘记。在贝吉塔记忆的某个角落里,那座王宫,永远不会被磨灭痕迹。因为,在那座王宫里,有他对贝吉塔星所有的回忆,有他的同伴,他的骄傲,以及,他对贝吉塔行星最深的爱。

宇宙中的贝吉塔星,似乎和塞亚人有着某种联系,或许是这种联系,让悟空依稀地看到了贝吉塔星的王宫,以及,贝吉塔行星的全貌,贝吉塔的故乡。

“昨天晚上,我梦见故乡的花开了……原来,是真的,虽然我没有看见过贝吉塔星,但是,在我很朦胧的记忆里,我记得,那天,弗利沙来的时候,许多塞亚人即使知道不是弗利沙的对手,但是,为了贝吉塔星的骄傲,所有的塞亚人都视死如归,他们的热血,一滴滴地洒在贝吉塔星的大地上……我真的没想到,为了贝吉塔星,所有的塞亚人,都会这样不惜地牺牲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热血守卫着自己的故乡……原来,我的故乡,被这么多的塞亚人深爱着……是为了……塞亚人的骄傲吗……”

贝吉塔的心,猛地一震。

因为,昨晚,他和悟空一样,梦见了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同伴,自己的父王,以及,塞亚人的骄傲。

“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塞亚人只有战场,没有故乡……”这是贝吉塔说过的话。

但,自己真的没有故乡?为什么昨天晚上,竟然与白痴卡罗特一样,梦见了自己早已毁灭的母星?贝吉塔双眉紧皱,厌恶地撇了撇嘴。

突然,异样的激灵。

他的牙,已经咬得咯咯响,强壮的手臂上,渐渐暴出了青筋。

“可恶!!!”

一声惊天的大吼,能量在贝吉塔的体内瞬间爆发,强烈的紫蓝色气焰冲击着空气,火一般地向那座宫殿冲去。

“贝吉塔!!!”悟空也加快了速度。

瞬间,两人降落在地面。

咬牙切齿地,贝吉塔缓缓伸出手,能量,在贝吉塔的手上集中着,金色的能量球,渐渐地,越变,越大……

门,慢慢地开了。

突然从外面射进的光线,斑斑地雕出一个坚毅的身影,长至腰部的黑发在风的吹拂下微微飘扬着,剑形的双眉下,纠结出与塞亚人一般冰冷的目光。

“哼,是你们把我迪斯的人给杀死了吗?”

与塞亚人同样冰冷的语调中,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哼,那些只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杀了他们有什么可惜的。”贝吉塔冷冷地答,剑形的双眉纠结出一样冰冷的目光。

急速地,强大的能量波,向悟空和贝吉塔射去……

瞬间的转移,贝吉塔和悟空闪开了强大的能量波,“轰”的一声巨响,强大的能量冲击瞬间将宫殿前的土地炸成一片沙化的残砾,炸飞的岩石纷纷急速爆裂而出,掀起的飓风混着炸飞的岩石猛烈撞击着空气,爆裂的砾石覆盖了整个天空……

咬牙切齿地,悟空和贝吉塔向迪斯发射了一道能量波,强大的能量夹着乱转的气流直射迪斯,迪斯瞬间躲开了悟空和贝吉塔的能量波,爆飞的岩石,纷纷炸裂而出……

“贝吉塔!等一下再来料理他,救人要紧!!!”

强烈的蓝色气焰里,两人冲向了王宫。



昏暗的牢房里。

微弱的光线,斜斜地从窗外射入,反映在没有任何生命感的冰冷金属超合金墙壁上,微微地构射出一个冰冷的轮廓。

她的眼泪,从她俏丽的脸上不断滑下,一滴滴落在了冰冷的超合金地板上。

脑海里,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可……可恶……”

朦胧的梦……

艰难地,特兰克斯撑起重伤的身体,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一边的衣服,已经脱落,另一边,也已被灼热的能量流撕毁了七八成。他幼小、结实的身躯,覆满了大大小小流血的伤口,塞亚人狂躁的血液,已经染满了他的全身,血,从他的身上不断流下,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和贝吉塔一模一样的眼神,仇恨地凝视着眼前的敌人……

“……琪琪……特兰克斯他……他会死吗……”

流泪的双眼里,那种,心碎的眼神……

“……不……不会的……特兰克斯……他是贝吉塔的儿子……他不会这么轻易倒下的……”琪琪搂住了布玛。

“……他……他已经被打成重伤了……他还会活下来吗……”

泪,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特兰克斯……他是一个真正的塞亚人……塞亚人是宇宙中最强的战士……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死掉……悟天……也是一样……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泪,不断从琪琪的脸上滴落。

一声凄绝的惨叫,波波在冰冷的牢房里回响,惨绝的音波撞击着空洞的牢房,在冰冷的金属超合金墙壁上来回反弹。

两人的心,猛地一惊。

金色的能量,撞穿了牢房的大门,变形的大门“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超合金的金属板已经裂出了几条宽大的裂痕。

风掀起的灰尘里,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灰烟慢满散尽,她们最深爱的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悟空!悟空!”琪琪哭着扑进了悟空的怀里,哭声淹没在悟空的胸膛。

“贝吉塔……”

流泪的双眼和冰冷的黑色瞳仁相交,那一刻,彼此的爱,远远胜过世间的千言万语。

“……特兰克斯他……他死了吗……”

“他没有死,只是失血太多而已。”贝吉塔冷冷地答,漆黑的瞳仁中依然隐藏着封冻的冰山。

一声冷哼,贝吉塔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贝吉塔…………”

“什么?”贝吉塔冷冷地转过身。

强大的能量波突然撞穿空气,直向布玛的身体射落,悟空无法及时带着布玛离开,能量,直向布玛射去……

“女人!!!”

不顾一切地,贝吉塔飞着冲到布玛身旁,他用手臂揽过她的腰,将她紧紧夹在臂湾里,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挡在了她的前面……

一声巨响……

强大的能量击中了贝吉塔的身躯,贝吉塔咬紧牙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连续射向布玛的能量波,金色的烈焰中,他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波击成重伤,身上的战斗服,渐渐被灼热的能量流一片片撕碎……

血,不断从他的嘴角滴落……

一样地,贝吉塔依然紧紧搂住布玛,他的意识,渐渐在金色的能量波中模糊……

迷糊的黑色瞳仁里,那种,依旧冰冷的眼神……

看着自己的战友被能量波击成重伤,怒火,已经爆满了悟空的胸膛。

“贝吉塔!!!”

一声惊天的大吼,金色的能量波夹着乱转的气流冲向迪斯,强大的能量击中了迪斯的身体,一阵耀眼的金光闪过后,能量波擦着地面将迪斯撞出了王宫,爆飞的残砾,纷纷飞裂而出……

青烟,微微在牢房里消散,一阵,爆炸的青烟过后……

贝吉塔的身上增加了许多流血的伤口,身上的战斗服,已经荡然无存……

血,从贝吉塔身上的伤口流下,一滴滴染红了布玛的衣服……

艰难地,贝吉塔强撑着重伤的身体站了起来,眼前的图像,已经,开始模糊。

“贝吉塔!!!”布玛不顾一切地从地上爬起来,扶住了贝吉塔重伤的身体。

“………走开………碍事的女人………”贝吉塔粗暴地挣脱了布玛的双手。

“贝吉塔……”

泪,从布玛的脸上不断流下。

贝吉塔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悟空冲过去扶住了重伤的贝吉塔,将贝吉塔的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血,不断从贝吉塔的嘴角滴落……

“………走开………卡罗特………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忙………”

“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要逞强吗……”悟空将贝吉塔的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扶住了贝吉塔重伤的身体。

“………哼………你给我走开………”

突然,强大的能量波直射向两人……

“贝吉塔!!!”悟空推开了重伤的贝吉塔,能量,击中了悟空的身体……

“啊!!!”

“卡罗特!!!”

强大的能量波冲击着悟空的身体,悟空被强大的能量撞出了王宫,一阵,爆炸的青烟过后……

悟空倒在了废墟中,血,从他的身上流下,染红了他身上的衣服……

“………哼………该死的迪斯………”

不顾一切地,贝吉塔向迪斯冲去……

“啊!!!”

强大的能量,击中了贝吉塔重伤的身体,贝吉塔被强大的能量打出了王宫,灼热的能量,燃烧着贝吉塔重伤的身体,终于……

贝吉塔撞向了坚硬的山崖,一阵青烟过后,贝吉塔倒在了血泊中,鲜红的血,从贝吉塔的身上流下,一滴滴染红了贝吉塔健壮的身躯……

微弱、断断续续的声音。

“……可……可恶……”贝吉塔撑着染满鲜血的身体,艰难地站了起来,眼前的图像,已经,十分模糊。

“……还……还能动吗……卡罗特……”

微微地,悟空睁开双眼,一样,艰难地站了起来。

能量,在悟空和贝吉塔的手上集中着,缓慢地,一个能量球出现了……

但,悟空和贝吉塔所受的重伤,却使他们的能量不断从身体里流失,变成超塞的气,已经不能聚集。

蓝色的能量球,从悟空和贝吉塔的手中射出,迅速地融为一体,能量夹着碎石,直向迪斯冲去……

艰难地,迪斯射出一道能量波,挡住了悟空和贝吉塔的攻击,强大的能量在对峙着,周围的土地,渐渐碎裂开来……

“……贝吉塔……快走……”悟空抱起琪琪,和贝吉塔一起飞离了地面。

一段时间后,两股能量波同时消失,迪斯无力地跪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哼……这些塞亚人……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迪斯大王,你没事吧?”达列卡走到了迪斯的身边。

“……没事……快去抓住那两个塞亚人……他们也受了重伤,应该……不会走太远才对……”

空中。

身负重伤的贝吉塔将布玛紧紧地搂在胸口前,他的血,从他的胸口不断流下,一滴滴染红了布玛的衣服……

那对,黑色的眸子,凝视着她的紫色眼眸。

晶莹的泪水,从她的双眼流出,一滴滴飘落在空中。

“……贝吉塔……为什么你要这么傻……用你自己的鲜血去换取我的生命……”布玛轻轻触摸着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脸,泪,不停地从她的眼中滑落……

“……哼……女人……我曾经答应过你……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在我的生命中……既然你是我的王妃……我就有保护你的责任……绝不允许……你受到半点伤害……即使……用我的生命去换取你的生命……”

血,从贝吉塔的嘴角不断流下,一滴滴落在了布玛的脸上……

贝吉塔全身脱力,整个身体从高空摔下,昏迷前的一秒,他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用自己染满鲜血的身体保护着她的身体,几秒后,两人摔在了地上……

“贝吉塔!!!”布玛从贝吉塔的胸口上翻下来,她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她搂住了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身体,泪,一滴滴落在贝吉塔紧闭的双眼上……

“贝吉塔……为什么你要这么傻……为什么你要用你的鲜血去履行你对我的承诺……为什么……你快醒醒啊!!!”布玛哭着,紧紧搂住重伤的贝吉塔,泪,一直……

“……布玛……快……快离开这里……”悟空抱着琪琪从空中降落,艰难地走到布玛身边,他的呼吸,已经开始混乱。

“不!”布玛哭着大喊,“我不走!!我要和贝吉塔在一起!!!”布玛紧紧抱着重伤的贝吉塔,她的心,已经完全碎裂。

“……快……快走!贝吉塔一定没事的!迪斯他们已经追来了……如果你真的爱贝吉塔的话……就马上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悟空拉住了布玛的手。

“不!!”布玛依然哭着喊,“我不走!!要死的话,我也要和贝吉塔死在一起……!!!”

“……布玛……!!!”悟空粗暴地拉起布玛的手,转身飞离了地面。

“贝吉塔————!!!”布玛声嘶力竭地哭着,泪,不断从她的脸上扫过……

泪水,模糊了布玛的双眼……

模糊的泪光中,达列卡已经走到了贝吉塔的身边……

冷冷地,达列卡望着空中的悟空,转头,黑色的双眉下,冰冷的黑色瞳仁凝视着重伤的贝吉塔。

一阵风吹来,他的黑发在空中飘扬着,他那条毛茸茸的棕色尾巴,很自然地缠绕在腰上。

望着重伤的贝吉塔,他的心,猛地一震。

“贝吉塔王子……”

“……达列卡……那个家伙怎么样了……”迪斯一口一口喘着粗气,艰难地走到贝吉塔身边。

“……哼……可恶的塞亚人……”迪斯仇恨地凝视着重伤的贝吉塔。



……视线……在无边的黑暗中逐渐恢复……

微微地睁开双眼,强烈的光线射着贝吉塔的黑色眸子,一时适应不了强烈的光线,他不得不再次闭上了眼睛。但,洞穿的刺痛感,却一次又一次地触动着他的神经……

适应了强烈的光线后,贝吉塔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被钉在墙上了。四个直立的金属柱穿透了贝吉塔的四肢,鲜红的血,从带有倒刺的金属柱流下,一滴滴落在了金属超合金地板上……

“……可恶……”贝吉塔狠狠地咒骂着。

“……哼……你终于醒了啊……”重伤的迪斯拿起一把刀身微微弯曲的武器,走到贝吉塔面前。

“……从来还没有人……敢把我打成重伤……你……还是第一个这样的人……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一刀,抽向了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身躯……

一声痛苦的低吟,流血的伤口,从贝吉塔的右胸一直延伸到左腰上,血,不断从贝吉塔的伤口流下,贝吉塔痛苦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撕裂的痛,触动着贝吉塔伤口上的每一条神经……

“……哼……很痛苦吗……”

致死的能量波,击中了贝吉塔的胸口……

“啊———!!!”

痛,撕裂了贝吉塔重伤的身体,贝吉塔无力地垂下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胸膛,剧烈地一起一伏着……

痛苦的汗,从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脸上流下,一滴滴与地上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贝吉塔王子!!!”

看着受尽痛苦折磨的贝吉塔,达列卡大吼一声,手中的能量球,射向了迪斯的身体……

“啊!!!”

迪斯全身重伤,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看着眼前的一切,贝吉塔咬紧牙关,用力将四肢从金属柱拔出,血,从贝吉塔血肉模糊的伤口飞溅而出,一滴滴洒在了地上……

贝吉塔单膝跪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痛苦的汗,已经覆满了贝吉塔的全身……

能量,在贝吉塔的手上集中着……

艰难地,贝吉塔撑起重伤的身体站了起来,鲜红的血,不断从他的嘴角流下……

微弱、断断续续的声音。

“……哼……如果你敢再向前走一步的话……我就把你轰成粉末……”

“贝吉塔王子……”达列卡单膝跪下,“如果……王子一定要杀死我的话……就请王子动手吧……我的命,也是王子殿下救回来的……就算,今天我死在王子殿下的手中,我也毫无怨言……”

黑色的瞳仁相交,抹不去,塞亚人之间那种对友情的坚定……

痛,一点点淹没了贝吉塔的意识,达列卡的身影,在贝吉塔的眼中逐渐模糊……

完全地,贝吉塔失去了知觉,整个身体向前倒去,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贝吉塔王子!!”达列卡跑过去,将重伤的贝吉塔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贝吉塔王子……”达列卡将身负重伤的贝吉塔搭上自己的肩膀,转身飞离了王宫。

时空扭曲的装置上,微微闪出一点红光,异次元空间内强大的能量,渐渐被重伤的迪斯吸收……

“……哼……达列卡竟然敢背叛我……等我吸收了完全的能量后……你们……就死定了……”迪斯咬牙切齿地望着达列卡的身影。

宇宙中的那迪斯行星,渐渐被多维空间的时流扰乱,微微显现出贝吉塔行星那一抹血色的烈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2-1 21:20:59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P>糟了,上面出问题了</P><P>劳烦斑斑将我的帖子改一改,谢谢斑斑哈</P>

 楼主| 发表于 2008-1-5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一片片白色的云,急速地在特兰克斯和悟天的身旁飘过。

诡异的红,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前方,火红、深沉的血焰在缓慢旋转、燃烧,最后消失在那迪斯蓝色的高空。

特兰克斯的心,猛地一震。

“悟天,你看到了吗……那片红色……”特兰克斯转过头,望着悟天黑色的眼眸。

“嗯,我看到了,特兰克斯,那是什么啊?”悟天疑惑地望着特兰克斯。

幼稚的小脸,突然变得很凝重。

“好像……是贝吉塔星的颜色……”

“啊……贝吉塔星……?”

紫色的眼眸,一样深沉。

或许,塞亚星,是每一个塞亚人心里的无言的痛,与,烈焰中灼热的爱。

“悟天,你不知道吗……贝吉塔星,它是我们塞亚人的故乡……”

“塞亚人……我们的故乡……?”

“嗯,特兰克斯点了点头。

“贝吉塔行星,它繁衍了这宇宙中最强大的战斗民族,它是塞亚人的母星,也是我们的故乡……后来,贝吉塔星被毁灭了,我们,再也不能看到我们的故乡了……”

“我也听我爸爸说过……如果,我能再看一眼我的故乡,也好……”悟天的眼神暗了下去。

幼稚、凝重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不要再想了,悟天……我们快去找妈妈她们吧……”

“嗯。”悟天点了点头。

沉默中,两人停止了谈话,高速向王宫靠近。

但,他们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下来。自己,是否还能再见到早已毁灭的故乡?

王宫外。

两个小战士躲在离王宫不远的一块岩石后,窥探着王宫外的一切活动。

低沉的声音。

“特兰克斯,外面好象没有人把守……”

“或许他们藏在什么地方了,我们要小心一点。”

小心地前行,特兰克斯和悟天绕到了王宫的侧墙外,悄无声息地跳了进去。

幽暗的通道,伴着冰冷的金属超合金弯弯曲曲地通向更远的地方,特兰克斯和悟天小心地前进,不久,两个小战士走到了王宫的深处。

许多匆匆的脚步声,从前面传来。

“悟天,小心有人!”特兰克斯低声喊着悟天,两个小战士跳上了旁边的金属墙上,躲在金属墙的暗格中。

一列兵队从墙下走过,手里都拿着激光枪,而且,他们身上的战斗服,也和贝吉塔星的战斗装完全一样。

“悟天……你看到了吗?那些家伙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塞亚人的战斗装耶。”  

“特兰克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悟天的眼里充满了疑惑。

“我也不知道,悟天,我们快走吧。”特兰克斯和悟天从金属墙上跳下,向王宫更深的地方走去。

超合金的墙上,微微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照在悟天和特兰克斯的身上。

强大的能量波突然撞穿空气,疾速射向悟天,金色的光芒,射着悟天的身体,悟天的双眼,在金色的光芒中瞬间模糊……

“悟天!!!”特兰克斯挡在悟天面前,他用手臂揽过悟天的身体,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啊!!!”

能量,射中了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特兰克斯咬紧牙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致死的能量波,金色的烈焰中,他的衣服,渐渐被强大的能量波击成碎片……

血,从特兰克斯的口里汹涌而出……

一阵,爆炸的青烟过后……

特兰克斯倒在了血泊中,鲜红的血,从他的身上流下,染红了悟天的衣服……

“特兰克斯!!!”悟天翻过身,抱起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将重伤的特兰克斯紧紧地搂在怀里。

“特兰克斯!你醒醒呀!!”悟天喊着特兰克斯的名字,仇恨的眼神,射向站在不远的迪斯身上。

“…………悟…………悟天…………”特兰克斯微微睁开双眼,鲜红的血,从特兰克斯的嘴角不断流下,一滴滴落在了悟天的手臂上……

“………悟………悟天………我的身体………已经被他打成重伤了………你不要管我………快………快走………”

痛,碾碎着特兰克斯的胸口,特兰克斯的身体向上扭曲一下,红色的血,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嘴角流下,一滴滴落在了他幼小、染满鲜血的身躯上……

“特兰克斯……”悟天凝视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脸,黑色的眼眸中,一样,是朋友之间的眼神。

“特兰克斯……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悟天轻轻放下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转身站了起来。

“………悟………悟天………不要管我………快走………”

血,从特兰克斯的身上不断流下,染红了周边的土地……

“哼,还真是一对好朋友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急速地,迪斯向重伤的特兰克斯冲去,能量,已经聚集在他的手上。

“特兰克斯……我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悟天凝视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脸,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转头,黑色的眼眸,透出仇恨的利光。

猛然地,悟天变成了超塞……

惊天的大吼。

“我不许你伤害特兰克斯!!!”悟天愤怒地大吼,满腔怒火向迪斯冲去,能量,已经爆满了他的胸膛。

一声巨响……

强大的力量撞击着整个王宫,能量在悟天和迪斯之间来回反弹,爆发,悟天的身上,已经覆满了大大小小流血的伤口,他所受的重伤,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速度,他渐渐支持不住迪斯的猛烈进攻,他的处境,已经十分危险。

“悟……悟天……”特兰克斯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挣扎着站起来,他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困难地聚集着体内剩下的能量,一阵,金色的光闪过后,超塞出现了……

“悟天……”

看着自己的朋友陷入危险中,特兰克斯不顾一切地冲向了迪斯,能量,在特兰克斯和悟天的体内瞬间爆发,流动他们身体内狂躁、好战的血液,一点点在战斗中流失……

“哼!你们两个小子怎么配做我的对手!!去死吧!!!”

愤怒地,迪斯向悟天和特兰克斯射出了一道气功波,强大的能量击中了悟天和特兰克斯重伤的身体,悟天和特兰克斯从空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甘的血,从他们身上的伤口流下,一滴滴落在地上,传达着一个身为塞亚人的骄傲,他们的意识,已经昏迷。

昏迷中,贝吉塔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气,他微微睁开双眼,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血,染红了周边的土地。

“特………特兰克斯………”贝吉塔吃力地扶着崖壁,四肢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狂躁的血液,已经染满了他健壮的身躯。他紧紧抓住身上那条流血的伤口,艰难地一步步走出了山洞……

痛,一点点侵蚀着贝吉塔重伤的身体……

贝吉塔全身虚脱,整个身体向前倒去,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可………可恶………”

艰难地,贝吉塔咬紧牙关,再次站了起来……

因为,他的体内,流淌着塞亚人的血液,他的骄傲,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再倒下……

“贝吉塔王子!”达列卡从外面跑进来,在贝吉塔倒下的前一秒,达列卡扶住了重伤的贝吉塔,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走开………别碍事………”

“贝吉塔王子,你身上的伤太重,如果不好好养伤的话,死神会把你带走的……”

“………走开………这种小伤算不了什么的………给我滚开………”

痛,淹没了贝吉塔的意识……

贝吉塔整个身体向前倒去,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不屈的血,再次染红了他身下的土地……

“贝吉塔王子!!!”

无边的黑暗……

昏迷中,特兰克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重伤的贝吉塔倒在了地上,他的血,染红了周边的土地。

“………特兰克斯………好好听着………是一个塞亚人就不要这么轻易倒下………”

嘴里流出的血,落在了没有任何生命的土地上。

“………爸………爸爸………”

倔强,再次撑起已经不能动弹的身体,仇恨的眼神,凝视着眼前那个,强大的敌人。

“哼,你还没死吗?”

紧紧地咬着牙,微弱、一字一顿的话语,传着一个塞亚人倔强的骄傲。

“………在我们一方倒下来之前………我………我是不会死的………虽然………你的确很强………可是………我………我是不会认输的………”

仇恨的眼神,不灭的意志……

“哼!不知死活的家伙!!去死吧!!!”

急速地从空中冲下,致死的一拳,击中了特兰克斯幼小、染满鲜血的身躯……

“啊————!!!!!”

痛苦地大吼,身体,被无情的能量击成重伤……

无比的巨痛,彻彻底底地击碎了特兰克斯的身体,痛苦的大吼中,特兰克斯昏死过去……

昏迷中的贝吉塔,突然一个激灵。

“特兰克斯………!!!”

艰难地撑起重伤的身体,挣扎着爬起来,他痛苦的大吼,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他的心灵……

顾不上身上致命的伤口,贝吉塔咬着牙,凭着仅存的气护着身上流血的伤口,他,飞往了那座王宫,但,飞行的姿势,已经不能维持。

塞亚人的骄傲,支持着特兰克斯早已被痛苦击碎的身体,他,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悟天………”

跪起已被能量狠狠重伤的身体,特兰克斯将悟天吃力地拉进怀里。

“………悟天………”

无力地摇着悟天的肩膀,特兰克斯的意识,再次模糊。

“特……特兰克斯……”悟天微微睁开双眼,挣扎地坐起来。

“………这………这是什么地方………”特兰克斯吃力地站起来,紫色的眼眸,凝视着那一片宽大的场地。

“……我……我也不知道……”

一样,艰难地站起来。

金色的能量波,突然从天而降,狠狠地击中了特兰克斯的身体……

“啊!!!!”

强大的能量,将重伤的特兰克斯击向了空中,特兰克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几秒后,特兰克斯沉重地摔在了冰冷的土地上,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昏迷。

“我的力量怎么样啊…………”亚路凝视着昏迷的特兰克斯,蓝色的头发下,一对黑色的眼睛闪着邪恶的魔光。

“特兰克斯!”悟天跑过去,抱起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艰难地,特兰克斯睁开了双眼。

“特兰克斯……”

突然,意想不到地,一股强大的能量推开了悟天,而时间,似乎,在那一秒完全停止……

一只手,垂直地插进了特兰克斯的右胸……

“啊!!!”

鲜红的血,从特兰克斯的口里涌出,染红了周边的土地……

“…………悟…………悟天…………”特兰克斯艰难地转过头,痛苦、染满鲜血的脸,直撞击着悟天的每一条神经……

“…………快…………快走…………不要管我…………你不能…………死在这里…………你还要为我…………报…………报仇…………“特兰克斯吃力地喘着粗气,血色的眼神,断断续续、气若游丝的话语,一字一顿,撞击着悟天的头脑……

能量,从亚路的手里冲出……

一声,痛苦的大吼。

“啊————!!!!!!”

痛苦地握紧拳头,血,从他的指缝成股地涌出,一直流到了地上……

一个,倔强的小战士,倒在了不屈的血泊中……

头,无力地侧在染满鲜血的土地上……

“特兰克斯!!!”

一声惊天的大吼,超塞的力量瞬间爆发,愤怒地冲向了亚路……

金色的能量波,击中了悟天的身体,一阵爆炸的青烟过后,他,无力地倒在了特兰克斯的旁边……

“……特兰克斯……对……对不起……我帮你报不了仇……不过,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悟天微微睁开双眼,鲜红的热血,染红了他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也染满了他幼小的身躯……

一个,对朋友的微笑……

无力地,悟天倒在了血泊中……

“哼……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了你们的心愿,让你们死在一起吧……哈哈…………啊!!!”

蓝色的能量波,穿透了亚路的心脏,他的身体,在强大的能量中被轰成了尘埃……

贝吉塔单膝跪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血,从他身上的伤口不断流下,一直流到了地上……

“………特………特兰克斯………”贝吉塔撑着重伤的身体,艰难地走到特兰克斯身边,用手抱起了他染满鲜血的身体……

“………特兰克斯………”贝吉塔咬着牙,用手托起他的头,鲜红的
血,从贝吉塔的嘴角不断流下,一滴滴落在了特兰克斯的脸上……

“………爸………爸爸………” 特兰克斯吃力地睁开双眼,艰难地,干渴的喉咙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

“…………特兰克斯…………”贝吉塔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手臂,狂躁的血液,从他血肉模糊的伤口汹涌而出,一直流到了地上……

“…………快…………快把我的血喝了…………”贝吉塔一口一口喘着粗气,将手臂覆在特兰克斯的唇上。

“…………不…………爸爸…………再这样下去…………你就会虚脱的…………”特兰克斯艰难地转过头。

“…………我没事…………我还能撑下去…………快…………快喝了我的血…………再这样的话…………你的身体就会虚脱的…………”

“…………爸爸…………”特兰克斯转过头,贪婪地吮吸着贝吉塔的鲜血,泪,一直从他的紫色眼眸流下。

他知道,他爸爸作出的决定,谁,都无法改变。

一阵昏眩,他,再次倒在了血泊中。

“贝……贝吉塔……”悟空一步一步走到贝吉塔的身边,抱起了昏迷中的悟天。  

“…………卡罗特…………快走…………”贝吉塔吃力地抱起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和悟空一起飞离了王宫。

空中。

压碾的痛,侵蚀着贝吉塔重伤的身体,贝吉塔全身脱力,整个身体从高空摔下,撞地前的几秒,他将特兰克斯紧紧地搂在怀里,用自己重伤的身躯保护着特兰克斯染满鲜血的身体,几秒后,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无力地张开手臂,特兰克斯重伤的身躯,从他的胸膛里滚下,倒在了他的身边……

“…………特…………特兰克斯…………”贝吉塔咬着牙睁开双眼,艰难地侧过头,一颗圆圆的小东西,从特兰克斯的裤袋里滑了下来……

“…………特兰克斯…………”贝吉塔紧紧地咬着牙,艰难地翻过重伤的身躯,吃力地爬到特兰克斯身边,眼前的图像,已经十分模糊……

“…………特兰克斯…………快…………快把仙豆吃了…………”贝吉塔从地上拾起仙豆,艰难地将仙豆放进了特兰克斯的嘴里。

痛,淹没了贝吉塔的意识……

完全地,贝吉塔失去了知觉,倒在了特兰克斯的身旁……

“贝……贝吉塔……”悟空降落在贝吉塔身边,无比的巨痛,侵蚀了悟空的身体……

一样地,悟空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

远处,琪琪和布玛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贝吉塔!”布玛跑到贝吉塔身边,看到了那个重重地倒在了血泊中的王子……

“贝吉塔!”布玛哭着,将那个全身是血的王子紧紧地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晶莹的泪,从她的紫色眸子流下,一滴滴落在了贝吉塔紧闭的双眼上……

“贝吉塔……你不能死……快醒醒啊!!!”布玛哭着,将贝吉塔的头搭在自己的怀里,泪,从她的紫色眸子不断流下,一滴滴与贝吉塔的血混在了一起……

艰难地睁开双眼,鲜红的血,从贝吉塔的嘴角流下,落在了布玛的手臂上……

“贝吉塔!你怎么了!”布玛哭着,用手按住贝吉塔的胸口,泪,再次从她的眼里滑下……

染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

“……哼……如果我死了……你会哭得这么伤心吗……”贝吉塔微微地冷笑着。

“贝吉塔……”布玛紧紧抓住贝吉塔的手,“贝吉塔……我们说过……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永远在一起……”

晶莹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布玛的脸上流下……

“……哼……女人,坚强点,不要哭……”

痛,淹没了贝吉塔的意识……

再次地,贝吉塔陷入了昏迷的旋涡。

“贝吉塔!!!”布玛声嘶力竭地哭着,“贝吉塔!你快醒醒啊!”布玛哭着,泪,不断从她的脸上扫过……

“贝吉塔……”布玛轻轻把脸贴在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脸上,她的眼泪,从贝吉塔的脸上流下,和贝吉塔的血混在了一起……

“妈妈……”特兰克斯走到布玛身边,“妈妈……你不要担心了……爸爸他一定没事的……”

“悟天……”琪琪哭着,将悟天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

不经意地,琪琪触摸到悟天怀里的小袋子。

“布玛,那是什么……”琪琪将小袋子拿了出来。

“那是仙豆!”特兰克斯幼稚的小脸上充满了绝处逢生的笑容,“给爸爸他们吃下这个仙豆的话,爸爸他们的伤就会好的!!”

“是吗?给我!!”布玛从特兰克斯手里抢过小袋子,将一颗仙豆放进了贝吉塔的嘴里,但贝吉塔处在重度的昏迷中,根本无法吞咽,鲜红的血,已经染红了他周围的土地……

望着重伤无法吞咽的贝吉塔,晶莹的泪,再次从她的紫色眼眸流下,一滴滴落在了贝吉塔染满鲜血的脸上……

默默地,特兰克斯他们走开了,地上,只剩下一个重伤的王子和一个心碎的少女……

流着泪,她将一颗仙豆放进嘴里嚼碎,心碎地,她将唇轻轻覆在贝吉塔的唇上,把仙豆喂进了贝吉塔的嘴里……

泪,从她的眼里不断流下。

微微地睁开沉重的眼帘,黑色的眸子与流泪的紫色眼眸相交,在那一刻,整个世界,已经完全消失。

“女人,走吧。”贝吉塔站起来,冷冷地将布玛揽在自己的臂湾里,转身,飞离了地面。

“等一下,”达列卡叫住了悟空他们,“你们……是贝吉塔王子的朋友吧……”

转过身,悟空凝视着眼前的达列卡。

虽然,贝吉塔星已变成宇宙一角的尘埃,但,塞亚人之间无言的默契,却,永远不会消失。

“你也是塞亚人吗……”悟空问。

达列卡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迪斯现在……他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关系到贝吉塔星……”

惊异的目光。

“贝吉塔星不是已经毁灭了吗,为什么还会……”悟空的脸上充满了惊异。

“时空扭曲,可以使我们回到贝吉塔星……”

“时空扭曲?”

更惊异的目光。

“详细的情形,等贝吉塔王子回来时我再告诉你们吧,我们,不能再让贝吉塔星毁灭……”

沉默的空气。

空中。

紧紧地,布玛搂住了贝吉塔的脖子,她轻轻将头搭在贝吉塔宽阔的肩膀上,他的心跳,可以,很清晰地听到。

她知道,他温暖的怀抱,是她安全的臂湾。

虽然那迪斯的高空,出现一片诡异的绯红,但,那不会出事的,因为,在她的生命里,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保护着她,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1. &lt;SCRIPT&gt;
  2. show_item("73426","body1");show_item("73426","sign");
  3. &lt;script&gt;
复制代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2-6 22:00:3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8-1-5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P>到底搞什么的,每次发帖都是这样</P><P>有谁告诉我原因啊</P>

发表于 2008-1-19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1-1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P>十一、</P>
<P>初现的霞光,穿透贝吉塔星浑浊的云层,斜斜地射落在贝吉塔星红色的大地上,血焰般的云羽,依然永不熄灭地在贝吉塔星暗红的天空上旋转、燃烧,凄艳的云层,依旧覆在贝吉塔星的表面上。</P>
<P>阳光,静静地从窗外射进,照在两个塞亚小孩可爱的睡脸上,将塞亚小孩淘气、可爱的本质定格在一片轻柔的温详中。</P>
<P>特兰克斯的手臂,依然揽这悟天幼小的身躯,两个塞亚小孩,依然沉睡。</P>
<P>门轻轻地开了,悟空悄悄走了进来,看到房里的景象,他的脸上牵起了一抹微笑。</P>
<P>“想不到这两个孩子,睡得还真沉……”悟空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房间,顺手轻轻关上了房门。</P>
<P>朝晨的阳光,射在悟天的双眼上,悟天双手揉了揉眼,朦胧的视线中,映入了还在沉睡中的特兰克斯。</P>
<P>“特兰克斯,快醒醒啦……”悟天摇着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 </P>
<P>“吵什么……我还没睡够呢……”特兰克斯嘟囔着,懒惰地一个翻身,顺手抓了抓身上的被子。 </P>
<P>“特兰克斯,不要睡了啦……我们还要去找龙珠呢……”悟天摇着特兰克斯的肩膀。 </P>
<P>“嗯,对了,我差点都忘了。”特兰克斯揉了揉眼,直起身子和悟天下了床。 </P>
<P>“悟天,特兰克斯,出来吃早饭了。”悟空笑着打开了房门。 </P>
<P>“爸爸……”悟天跑到悟空身边,抬头望着悟空,“你的伤还没好呢,你看,你的伤口又流血了……”悟天拉着悟空受伤的手臂,红色的血,微微染红了雪白的绷带。 </P>
<P>“没事的,悟天……”悟空低下头,微笑着抚摸着悟天黑色的小脑袋。 </P>
<P>“来,悟天,一起去吃饭吧。”悟空拉着悟天的小手一起走出了房外。 </P>
<P>“如果……爸爸也能这样就好了……”特兰克斯出神地望着悟天的背影,幼稚的小脸上闪出了一丝羡慕的目光。 </P>
<P>“特兰克斯……”悟空转过头,英俊的脸上,依然是亲切与单纯的笑容。 </P>
<P>“你也去看看贝吉塔吧,说不定他的伤已经好了。”悟空微笑着。 </P>
<P>“爸爸……爸爸他的伤好了吗!”特兰克斯激动地问着,幼稚的小脸上,抑制不住激动的神色。 </P>
<P>“嗯。”悟空点了点头。 </P>
<P>“爸爸!!”特兰克斯跑到贝吉塔的房前,幼小的手,打开了房间的门。 </P>
<P>“爸爸!爸爸!”特兰克斯哭着扑进了贝吉塔的怀里,把头深深埋在贝吉塔的胸口前,滚烫的液体,微微润湿了贝吉塔胸前染血的绷带。 </P>
<P>“干什么,特兰克斯?”贝吉塔低下头,冰冷的黑色瞳仁凝视着特兰克斯紫色的小脑袋。 </P>
<P>“爸爸……”特兰克斯流着泪,幼小的手臂,抱住了贝吉塔结实的腰身。 </P>
<P>“哼,好了,是一个塞亚人就不要哭。”贝吉塔冷冷地把手放在特兰克斯的后背上。 </P>
<P>“爸爸……”特兰克斯抬起头,紫色的眼眸,闪着一丝未干的泪光。 </P>
<P>“好了,小鬼,快去吃早饭吧。”贝吉塔换上一套战斗服,走到房门前,转头冷冷地望着特兰克斯的小脸。 </P>
<P>“嗯。”特兰克斯赶紧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跟着贝吉塔走了出去。 </P>
<P>餐桌上堆满了象山高的食物,小小的特兰克斯和悟天大口大口地将食物塞进口里,一阵风卷残云之后,餐桌上只留下一堆食物的残屑。 </P>
<P>“哇,吃得好饱哦……”特兰克斯捂着肚子,坐在椅子上。 </P>
<P>“特兰克斯……”悟天喝完了最后一碗汤,“我们走吧,等一下我们还要去找龙珠呢……” </P>
<P>“好。”特兰克斯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拿了龙珠雷达,和悟天一起走出了房门。 </P>
<P>“爸爸!我们要走了!”特兰克斯回头招呼着,和悟天一起飞离了地面。 </P>
<P>地上。 </P>
<P>沉默,无语。 </P>
<P>“贝吉塔,我们也走吧……”悟空走到贝吉塔身后,将手放在贝吉塔的肩膀上。 </P>
<P>“什么?”贝吉塔冷冷地侧过头。 </P>
<P>“去找龙珠,刚才我在宇宙船里发现了两个备用的雷达,达列卡已经走了,我们也要快点把龙珠找到,不然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P>
<P>“那就走吧。”贝吉塔冷冷地转过身,和悟空一起飞离了地面。 </P>
<P>另一边。 </P>
<P>冰冷的灯光,射在金属超合金的墙上,没有任何生命的感觉,冰冷地反射出悚人地金属光泽,投在走廊的过道上。 </P>
<P>“迪斯大王,你的伤好了吗?”诺路斯左手交胸,单膝跪在冰冷的金属超合金门前。 </P>
<P>门缓缓地开了,迪斯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闪着冰冷的笑容。 </P>
<P>“迪斯大王,你的力量……”诺路斯站了起来,心,猛地一震。 </P>
<P>从来还没有过这么强的气,撞击着诺路斯的战斗细胞,诺路斯不禁吃了一惊。 </P>
<P>“没错,现在,我已经拥有宇宙90%的力量了。”迪斯冷笑了一下。 </P>
<P>“迪斯大王,照你现在的力量,那两个塞亚人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诺路斯抬起头。 </P>
<P>“少跟我说些没用的废话,帕卡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P>
<P>“帕卡他?他已经被那两个塞亚人干掉了。”诺路斯轻蔑地说。 </P>
<P>“什么,象帕卡这么强的人,居然也被干掉了?看来,是我低估了塞亚人的力量……不过,他们最后还是会死在我的手上。”迪斯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笑。 </P>
<P>“诺路斯,现在你就去把他们其中一个塞亚人抓来,哼,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迪斯冷笑了一下。 </P>
<P>“是,大王,那么,龙珠的事怎么办呢?” </P>
<P>“龙珠我已经找到了一个,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这些龙珠复活,即使他们找到了另外六个龙珠,也没有办法使用,趁着这段时间,我就要把他们杀了,省得他们来碍事。” </P>
<P>“好,大王,我立刻去找他们。”诺路斯飞离了地面。 </P>
<P>“接下来,就到那两个小鬼了,哼,我要好好地折磨你们……”迪斯冷笑着。 </P>
<P>空中。 </P>
<P>急速地,悟空和贝吉塔高速飞行着,两个战士的身影,划开贝吉塔星浑浊的云层,只在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气焰。 </P>
<P>“贝吉塔……”悟空转过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真的没事吗?” </P>
<P>贝吉塔微微冷笑了一下,“你受的伤也比我轻不了多少,你说,我能有事吗?” </P>
<P>“贝吉塔……”悟空微微笑了一下。 </P>
<P>高速地,两人向那颗龙珠的方位靠近。 </P>
<P>另一边,悟天和特兰克斯已经找到了他们的第四颗龙珠。 </P>
<P>“哇,特兰克斯,你看,我们找到四个了。”悟天快乐地笑着,将龙珠举过黑色的小脑袋。 </P>
<P>“悟天……”特兰克斯将手搭在额头上,四周望了一下,“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说第四颗龙珠怎么这么难找呢,都花了我们一天的时间了……” </P>
<P>“特兰克斯,我看我们明天再找好了,我的肚子好饿耶……”悟天用手捂着正在乱叫的肚子。 </P>
<P>“这么说的话,我也觉得肚子饿了耶……那,这样好了,我们明天再找吧。”特兰克斯将龙珠放进旅行袋里,收起了变幻胶囊,和悟天一起飞离了地面。 </P>
<P>暗红的残阳,在血红的天空逐渐堕落,日暮的阳光,斜斜地射在贝吉塔星血色的云层上,反射出浓艳的橘光,与覆着淡淡傲蓝的血色大海相映,残阳的余光,染红了正在逐渐变暗的贝吉塔星,与日暮的大海一起映入深沉的血焰里。 </P>
<P>东边,朦胧的紫月依稀闪现在血色的云层里,混着一层近乎深黑的紫色气体出现在贝吉塔星暗红的云层上,而那近乎深黑的气体,也混进了一抹血色的烈焰里,闪出贝吉塔星深沉的血颜。 </P>
<P>房里,所有的战士都聚集在一起。 </P>
<P>“已经有六个了,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了……”悟空一脸凝重。 </P>
<P>“只剩下一个……”特兰克斯凝视着千年前的龙珠,凝重的小脸上,已经洗去了往昔那种淘气、可爱的天性。 </P>
<P>“那么,最后一个就在明天找好了……”悟天出神地望着那些龙珠。 </P>
<P>压抑的气氛,微微燎成紫色的气焰,缭上贝吉塔星深沉的夜空,与天上朦胧的紫月相融,变成一片压抑的紫焰,重重地压在整个贝吉塔星上。 </P>
<P>“爸爸……”特兰克斯拉住了贝吉塔健壮的手臂,幼稚的小脸上,依然闪着可爱的天性。 </P>
<P>“我好想去看看我们贝吉塔星的大海哦……我想,我们故乡的大海,一定会比我们地球漂亮多了,爸爸,和我一起去看看好吗……”特兰克斯拉着贝吉塔的手臂,一双快乐的紫色眼眸望着贝吉塔冰冷的黑色瞳仁。 </P>
<P>“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贝吉塔低下头,冷冷地凝视着特兰克斯紫色的眼眸。 </P>
<P>“爸爸,你不是跟我说过吗……贝吉塔星的大海,是我们每一个塞亚人都向往的地方,因为贝吉塔星的大海,融进了我们每个战士的热血,以及,他们对贝吉塔星烈焰般的爱,所以我也好想去看看我们塞亚人的大海哦……爸爸,我们一起去好吗?”特兰克斯快乐地望着贝吉塔冰冷的黑色瞳仁。 </P>
<P>“特兰克斯,等一下!我也要一起去!”悟天追上了特兰克斯。 </P>
<P>“塞亚人的大海,我也好想去看看耶……特兰克斯……”悟天跟在特兰克斯身边,转头望着特兰克斯幼稚的小脸。 </P>
<P>“好,我们快走吧。”特兰克斯拉着悟天的小手,一起跑到了贝吉塔的身后。 </P>
<P>“贝吉塔……”悟空走到贝吉塔身后,将手放在贝吉塔的肩膀上。 </P>
<P>“贝吉塔,贝吉塔星的大海,真的像特兰克斯那样所说的吗?融进了我们塞亚人的热血,以及,我们塞亚人的骄傲……”悟空的双眉纠结出一种坚定的眼神。 </P>
<P>“没错,卡罗特……”贝吉塔停下脚步,转头冷冷地凝视着悟空的黑色双目,一双黑色的眸子更深不见底。 </P>
<P>“贝吉塔……”悟空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微笑,“也包括你的鲜血,是吗?” </P>
<P>“哼,”贝吉塔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笑,“随便你怎么说好了。” </P>
<P>转身,向前走去。 </P>
<P>“贝吉塔这家伙……”悟空微微笑了一下。 </P>
<P>“达列卡……”悟空转过头,凝视着达列卡的黑色眸子,“贝吉塔……贝吉塔他真的这么爱贝吉塔星吗?” </P>
<P>达列卡微微笑了一下,“在我们塞亚人当中,所有的战士都深深地爱着自己的星球,甚至,为了守护贝吉塔星,都会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包括,贝吉塔王子……” </P>
<P>停顿了一下,达列卡依然微微笑着,“我想,你应该很了解贝吉塔王子,对吧,卡罗特……” </P>
<P>“是的,贝吉塔这家伙……”悟空笑了一下。 </P>
<P>微微地笑着,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P>
<P>贝吉塔星的夜之海,一样失却了地球所拥有的气氛,血色的大海,微微被紫色的月光覆盖,血红地在深沉的黑夜中若隐若现,黑沉的夜空中,没有任何地球的气氛,只有血焰般的波涛狠命地拍打着陡峭的海岸,涌起的巨浪在地平线上完整的表现出贝吉塔星血红的全貌,朦胧的紫月升在贝吉塔星黑沉的夜空里,覆着一层近乎紫色的浑浊气体,微微地在贝吉塔星血色的云层中朦胧,营造出一种诡异般的美丽,深沉地朦胧在贝吉塔星的夜空上,构出一种深沉的感觉。 </P>
<P>或许,贝吉塔星的大海与塞亚人有一种不可分割的联系,所以,就算是每一个狂燥的战士,在带着满身流血的伤口和粘乎乎的汗水返回贝吉塔星时,第一时间,回去要做的,就是投入贝吉塔星血色的大海中。 </P>
<P>让自己的热血流进贝吉塔星的大海,让贝吉塔星的大海洗濯自己身上每一条流血的伤口,贝吉塔星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洒有塞亚人体内狂燥的热血。 </P>
<P>“啊……”特兰克斯凝视着贝吉塔星的大海,心,猛地一震。 </P>
<P>没有任何羁伴,没有任何束缚,涌起的血色巨浪,狠命地拍打着陡峭地海岸,贝吉塔星的大海,完全融进了塞亚人的疯狂,塞亚人的火热。 </P>
<P>“这……这就是我们塞亚人的大海吗……好……好诡异哦……和地球上的完全不一样……”特兰克斯惊异地凝视着贝吉塔星的大海,幼稚的小脸上,闪着从来没有过的惊讶神色。 </P>
<P>“我……我们塞亚人的大海……竟然会这么……”悟天走到特兰克斯的身边,黑色的眼眸,闪着和特兰克斯脸上一样的惊讶神色。 </P>
<P>冰凉的海风,拂过悟天和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激起了塞亚人渴望的野性,流动在悟天和特兰克斯体内狂燥的热血,如炽热的岩浆一般急速地喷涌而出,火一般地沸腾在两个小孩的身体内…… </P>
<P>“……我……我再也忍不住了……特兰克斯……”</P>
<P>“……我……我也是……悟天!我们快走吧!!!”</P>
<P>“好!!”悟天兴奋地喊着,和特兰克斯一起跃进了贝吉塔星大海中。 </P>
<P>疯狂地颤动,炽热的火焰,已经,完全燃烧了特兰克斯和悟天的身体! </P>
<P>巨浪,如暴风雨一般急速地涌起!!! </P>
<P>猛烈地摔向陡峭的海崖,成片的巨浪被坚硬的巨崖摔碎,成片的水花如爆发般在疯狂地高喊,飞溅而出的水珠猛烈地扑向空中,漫天的巨涛掀在几十米的高空,狂烈的骇浪扑向海面,如爆发一般在尽情地疯狂,尽情地燃烧,狂燥的热血,在两个小塞亚人的体内不断沸腾、爆发,疯狂的激情,尽情地燃烧着两个狂燥的小塞亚人,幼小的身躯,连同披在两个小孩头上的头发,已经完全湿透。 </P>
<P>“这……这就是我们塞亚人的大海吗……贝吉塔……”悟空走到贝基塔身边,黑色的眸子,凝视着在海上疯闹的悟天,体内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 </P>
<P>“没错,卡罗特……”贝吉塔双手交胸,冷冷地站在蓝色的沙滩上,英俊的脸上,牵起了一抹冷笑。 </P>
<P>“你难道没有见过贝吉塔星的大海吗,也难怪,因为,在你出生以后,贝吉塔星就毁灭了。”贝吉塔冷冷地说。 </P>
<P>“是吗,原来我们的星球,竟然会这样吸引人……”悟空微微笑了一下,转头望向贝吉塔星深沉的大海。 </P>
<P>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就算,是在地球星夜中的大海,虽有风影幢幢,碧林婆娑,海风清凉,月光点点,也未曾有过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P>
<P>难道,那种感觉,是对母星的怀念和热爱吗?贝吉塔双眉紧皱,斜眼凝视了一下沉在回忆中的悟空。 </P>
<P>或许,是贝吉塔星的大海,于深沉的夜空对三个战士发出了海的召唤,因为,在别的星球上,即使是地球的第二个故乡,永远,都不会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P>
<P>冷冷地走到海边,贝吉塔脱下了身上的战斗服,一把扯碎身上染满鲜血的绷带,一条条2厘米深的伤口,覆满了贝吉塔重伤的身躯,鲜红的血,从贝吉塔身上每一条伤口流下,微微染红了他的肌肤…… </P>
<P>“你们也来吧。”贝吉塔走进微微血色的大海中,冷冷地侧过头,鲜红的血,从他身上每一条伤口流下,流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中。 </P>
<P>“贝吉塔……”悟空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微笑,随即,悟空脱下身上的衣服,扯碎身上染血的绷带,和达列卡一起走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中。 </P>
<P>“你们两个受了这么重的伤,贝吉塔星的大海,融进了我们塞亚人的热血,多少对你们的伤也有点作用。”贝吉塔冷冷地侧过头,转身向更深的地方走去。 </P>
<P>闭上双眼,贝吉塔沉默地矗立在贝吉塔星的大海里,冰凉的海水拂着贝吉塔重伤的身躯,微微渗进贝吉塔身上每一条流血的伤口里,溅起的波浪涌在贝吉塔矗立的黑发上,似乎濯洗出了塞亚人体内那颗狂燥的心。 </P>
<P>冰凉的海水,碰触到伤口上的每一条神经,贝吉塔的黑色剑眉微微紧皱了一下,英俊的脸上,依然是一个战士孤独与冷酷的神色。 </P>
<P>达列卡和悟空躺在贝吉塔星的海面上,海风夹着冰凉的海水,将一丝丝的清凉渗入悟空和达列卡身上每一条流血的伤口,海的冰凉,覆盖了悟空和达列卡的全身。 </P>
<P>血色的大海,洗濯着三个战士体内狂燥的热血,悟空抬头望向贝吉塔星深沉的夜空,那种,从来还未有过的感觉,淡淡地缭绕在悟空的周围。 </P>
<P>“原来……贝吉塔星的大海,是这样的与地球完全不同……”悟空依然凝视着天上那一轮朦胧浑浊的紫月。 </P>
<P>“好舒服……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塞亚人会这么爱我们的贝吉塔星了……”悟空微笑着,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塞亚人的惬意与舒适。 </P>
<P>“达列卡……”悟空转过头,看见了达列卡正在凝视着那一轮深沉的紫月。 </P>
<P>“想念故乡了吗,达列卡?”悟空问。 </P>
<P>“是的……”达列卡凝视着那一轮未满的紫月,一双黑色的眸子更加深不见底。 </P>
<P>“如果,在那里的另外一个时空,贝吉塔星还存在的话,我想,每个塞亚人,都还会深深的爱着他们的故乡……” </P>
<P>“有过这样的回忆就行了,达列卡,不是吗?” </P>
<P>“可是,我还是希望,我们塞亚人,能有一个故乡……”达列卡凝视着贝吉塔星那一轮深沉的紫月。 </P>
<P>“至少,在这个时空里,我们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故乡,对吧,达列卡?” </P>
<P>“卡罗特……让我们和贝吉塔王子一起,保护住我们的故乡吧。”达列卡伸出了一只手。 </P>
<P>“好。”悟空紧紧地握住了达列卡的手,两眼对视,抹不去塞亚人之间绝对的友情与默契。 </P>
<P>“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呢?”悟天和特兰克斯一起游到了悟空身边。 </P>
<P>“爸爸,贝吉塔星的大海,真的好好哦……怪不得我也会这么喜欢战斗,原来,贝吉塔星的大海,是这么的吸引人……”悟天快乐地笑着。 </P>
<P>“悟天,你也很爱贝吉塔星,是吗?”悟空一个翻身,矗立在贝吉塔星的大海里,轻轻抚摸这悟天黑色的小脑袋。 </P>
<P>“嗯。”悟天点了点头。 </P>
<P>“爸爸……”特兰克斯游到贝吉塔身边,心,猛地一震。 </P>
<P>一条条2厘米深的伤口,覆盖了贝吉塔重伤的身躯,几条伤口上,鲜红的血,还在以缓慢的速度从贝吉塔的身上流下,一直流进了血色的大海里…… </P>
<P>“干什么,特兰克斯?”贝吉塔睁开双眼,冷冷地凝视着特兰克斯幼稚的小脸。 </P>
<P>“爸爸……你的伤口,一定很痛吧……”特兰克斯心痛地触摸着贝吉塔肩膀上一条2厘米深的伤口,心痛的地说。 </P>
<P>“我没事,这样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的。”贝吉塔冷冷地斜视着自己身上正在流血的伤口。 </P>
<P>“爸爸,真的不痛吗……你看,你的伤口又流血了……”特兰克斯抓起一把海水,洗去了贝吉塔伤口上的血迹,血,混着海水从贝吉塔的身躯流下,流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和血色的大海融在了一起…… </P>
<P>“都说没事了,小鬼,不要这么啰唆。”贝吉塔冷冷地说。 </P>
<P>“爸爸……”特兰克斯抬起头,“你告诉过我,我们塞亚人的大海,融进了我们所有塞亚人的鲜血,是吗?” </P>
<P>“爸爸……”特兰克斯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了一条很大的伤口,鲜红的血,从特兰克斯的伤口涌出,流过他幼嫩的肌肤,一直流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里…… </P>
<P>“小鬼,你干什么!”贝吉塔一把抓住了特兰克斯的手臂。 </P>
<P>“爸爸……”特兰克斯倔强地抬起头,“塞亚人的血,不是都应该流进我们的大海吗?所以,我也想让自己的血流进我们塞亚人的大海,因为,我也是一个塞亚人,是我们战斗民族塞亚人的一个战士……”特兰克斯倔强地望着贝基塔冰冷的黑色眸子。 </P>
<P>冷冷地凝视着特兰克斯的手臂,鲜红的血,从特兰克斯的伤口汩汩地流下,一直流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里…… </P>
<P>“哼,真是个麻烦的小鬼。”贝吉塔松开了特兰克斯的手臂,特兰克斯的手臂落在了血色的大海中,红色的血,融进了贝吉塔星的大海里。 </P>
<P>“啊,爸爸,那种感觉,好好哦……”特兰克斯望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幼稚的小脸上充满了惊异的神色。 </P>
<P>冰凉的海水,渗入了特兰克斯的伤口,洗去了伤口上的血迹,带着冰凉的感觉进入特兰克斯幼小的身躯里,冲走了一颗暴热与狂燥的心。 </P>
<P>“特兰克斯……”悟天游到特兰克斯身边,黑色的眸子,凝视着特兰克斯手臂上的伤口。 </P>
<P>“特兰克斯,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悟天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了一条伤口,狂燥的热血,从受伤的肌肤流出,一直流进了血色的大海里。 </P>
<P>“特兰克斯,那种感觉,真的好好哦……”悟天把手浸入贝吉塔星的大海里,黑色的眼眸闪着奇异的光彩。 </P>
<P>“悟天,你也是这样想的吗……”特兰克斯快乐地笑着。 </P>
<P>“好了,小鬼,快走吧。”贝吉塔冷冷地转过身,向血色的海滩走去,冰凉的海水,从贝吉塔身上每一条2厘米深的伤口流下,流过贝吉塔重伤的身躯,一直流到了地上。 </P>
<P>“爸爸,等我一下嘛……”特兰克斯从海里一个翻身,跳到了贝吉塔身边。 </P>
<P>“小鬼,把你的衣服穿上,我们要走了。”贝吉塔冷冷地转过头,海水,润湿了贝吉塔身上的战斗服。 </P>
<P>“好,爸爸。”特兰克斯快乐地穿上了衣服,幼稚的笑脸上,抑制不住塞亚小孩可爱的神色。 </P>
<P>悟空走到悟天身边,黑色的眸子里,依然是亲切与单纯的目光。 </P>
<P>“悟天,你穿好了吗,我们要走了。”悟空凝视着悟天幼小的身躯。 </P>
<P>“爸爸,我们走吧。”悟天拉住了悟空健壮的手臂,快乐地迈开了步伐。 </P>
<P>“塞亚人的大海,真的好好哦……”特兰克斯快乐地拉着贝吉塔的手臂,幼稚的小脸上,是塞亚小孩最可爱的笑容。 </P>
<P>“这两个小鬼……”达列卡微微笑着,跟了上去。 </P>
<P>冰凉的海风,拂过贝吉塔星的大海,涌起血色的海浪,掩过贝吉塔星那轮朦胧浑浊的紫月,单在陡峭的崖壁上,激起血海的暴怒与狂燥。 </P>
<P>朦胧的紫月,依然深沉。 </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2-6 21:42:13编辑过]

发表于 2015-7-9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话说为毛不继续写了,好可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龙论

本版积分规则

龟仙屋动漫店| 手机版|Archiver|DBCN七龙珠网 (苏ICP备13043741号)

GMT+8, 2019-2-22 05:15 , Processed in 1.12359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7 DragonBallC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