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珠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龙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2|回复: 2

[文库区] 【清水短篇】训练和战斗(未来线贝吉塔与悟饭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0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文原作向,讲述的是未来篇人造人来袭后的两天,主角是悟饭和贝吉塔,大部分内容是精神屋的训练
在文中有新添加的设定,有的可能参考过乱战的内容但我忘了 = =
像是不同于原作大特说自己宇宙里人造人较弱,我给了一个新的理由…
背景: 悟空在杀了弗利萨和其父后,两年半后因心脏病而死;半年后17号18号来袭
以上
此为我写的第一篇原创…文笔稚嫩请谅解 =V=
————————————————————
在卡林塔,悟饭接过最后仅剩的豆子,猫仙人神情严肃的说:
“人造人开始大肆破坏,我这里也不会太安全了,你们还是快去神殿。”
被悟饭背着的贝吉塔断了左手,胸口渗出血来,这个18号和他一样残酷又致命。幸亏克林的太阳拳拖了点时间,悟饭才有了机会,他担心为此留下来的克林和天津饭——他们凶多吉少。
在狂风下贝吉塔睁开眼睛,他咳出血,挣扎的说,“…为什么…又救我?第二次…”
“不要说话了!马上就到了!” 悟饭加速了,还能有什么原因?贝吉塔马上就要死了,他怎么能不救!
神殿一片祥和,然而仙人在皱着眉冥想,波波桑愁眉苦脸的样子,将这里的空气都压沉了。悟饭把贝吉塔放到床上,掏出仙豆给贝吉塔。
对方吃力的抬起头,皱着眉看了看悟饭,摇了摇头。“收回去。”
“可是贝吉塔……”
“赛亚人的身体是很强健的,你也是半个赛亚人,应该知道。”
悟饭看着贝吉塔坐在床上沉重的呼吸,鲜血从他额上滴下来,急忙到处乱翻找着绷带,赛亚王子突然开口道。
“去叫神过来,我有话和他说。”

神殿里并没有医疗用品,但波波说他有一点点治疗能力,便随着悟饭一起去了小房间,门关着,神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波波桑,你在外面吗?进来吧。”
波波走到贝吉塔身边,手上泛起白光,悟饭欲进,却被神拦在了外面。
谈话正进行到一半,神坐在贝吉塔对面,声音低沉,“是我估算错了,这两位人造人以屠杀为乐,当年我不应该放着盖罗博士不管。”
贝吉塔的脸渐渐有了血色,“龙珠还有多少天能用?”他的右手盘摸着左肩脱臼的关节。
“20天。但恐怕我这几小时就要死了…”
波波的治疗停了下来,“神大人,你说什么啊?!”
神闭上了眼,“是的,因为人造人正飞向短笛那。”
大家沉默了,只有贝吉塔突兀的声音。
“那就送我和悟饭到时光屋,快点!”
悟空曾告诉过贝吉塔自己的修炼方法,包括界王拳、超神水和时光屋。当初这个骄傲的男人不屑于这种作弊般的提升方法,坚持靠自己的能力锻炼到了超级赛亚人水平。但现在,人造人强到足以击败超级赛亚人,且他们看起来永远不会疲劳,这意味着要是不能一开始就以压倒性的力量击败他们,后果就只有死亡。情况不同,一切资源,能利用的都要利用。
“波波,立刻带他们去。” 神理解了,“但是贝吉塔,我死后时光屋就会失效的。”
“哼,去跟短笛说,能撑几秒是几秒。”多点时间,就能多一份战力,波波急忙引路,贝吉塔转身开了门,拉着不知所措的悟饭就走。
——————————————————————————————
时光屋内又闷又热,气压也低,除了休息屋外就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平原,波波刚说过,这里的表面积和整个地球一样大。这么低调又压抑的氛围,难怪爸爸当初仅仅呆了一个月就受不住。悟饭拽了拽贝吉塔的紧身裤,抬起头。
贝吉塔,带我到这里干什么啊…”
“训练。”
在时光屋里的一个小时相当于15天,他的伤自愈就能养好,唯一麻烦的是这断了且脱臼的左臂。他命令悟饭先绕着空间飞几圈,支开了他,将床单绑在时光屋的柱子,另一头绑在断了的胳膊上。三、二、一、他深吸一口气,开始猛力往回扯。
*卡落*骨头回复了位置,柱子也起了道裂痕。
悟饭回来时看到贝吉塔坐在沙漏边喘粗气,脸上是大颗汗珠,边上是撕成条状的床单制成的绷带。他劈了块床板用来固定,开始绑起左肘。
“傻愣着干嘛?过来。” 他抬了抬头。
悟饭凑到他的左边去拿绷带,却挨了他右手一刀。“坐好。”
“贝吉塔,我刚刚想过了,我是您的陪练对象吧?那为什么不先吃掉仙豆,把伤治好呢?”
“哼,我靠自愈就可以。”仙豆是战略用品,只有一颗,要考虑清楚再用。
贝吉塔咬牙绑着伤口,看着这小孩不知所措得四处观望,最终总算找了床对面的角落坐了定。
“听好了,悟饭。对手很强,现在我们联手打不过他,我会把能教你的都教你。” 时间不足,分秒必争。
“可是……我不喜欢打架,也不好战…”
“蠢货!你还以为能回到那种奢侈的日常吗?”贝吉塔骂道,“只要那两个人偶还有一口气,这个星球的人类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给悟饭消化这几句话的片刻后,他语调放缓,接着说道:
“在我面前不准提可是。你也是战力,坐过来,我要教你战略。”
这些知识和回忆,他并不想让卡卡罗特的小崽子知道,也更不希望让布尔玛她们一家知道。说实话,他本想将它们带到坟墓的。
但把他们的生命与自己的过往放到了天平上,却毫不迟疑的偏向了一侧。胶囊公司被炸毁,流着赛亚血的两个混血小崽子们身首分离的景象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皱起眉头。
“做任何事以确保自己的生命为优先,给我好好记住。”

一周很快的过去了,贝吉塔只剩左臂没有拆绷带,悟饭因避免攻击那块地方而留了空档,被对手毫无保留的一腿击出很远。
“又在分神!”
那一击的力量太大了,孩子匍匐在地上呛出了血,他好一会才说。
“可是…贝吉塔,你的手臂还没好……我…”
“哼,收起你可悲的慈悲心吧,”贝吉塔降落到悟饭身边,蹲下平视他,“战争是无情无义的,活下来的才是赢家,我讲的那么多故事,又都忘了?”
那个看到那巴将手指朝向幼体而从伏击的暗巷中跑出来的雌性,多亏她,他们才顺藤摸瓜,摧毁了这个星球最后的据点。
那个因为他们在城市里屠杀而一个人来援救的雄性,如果他当初没有呈匹夫之勇,而好好的聚集兵力总攻的话,他们要攻下那个星球也没那么容易。
“当初我在那美克星以弱胜强的那些事,你也是亲身经历的。弗利萨和人造人这两混蛋,好好教了我谨慎是多么必要。”
他踢了踢悟饭的屁股。“起来,这是你救了我的代价。”
“唔……”悟饭挣扎着爬起身,锁着眉面向他的新老师。对方燃起了气,随着发色变金,其瞳色也变成金绿色。
“这一次你一定得变成超级赛亚人!”他露出兴奋的邪笑,“愤怒吧,为自己的无能而愤怒吧!”
——————————————————————————————
每天起床后先是战术教学——以一种外星棋盘游戏的形式,悟饭持白,贝吉塔执黑。黑方的棋子只有两个,但能力强大,贝吉塔称其为 ‘我和那巴’,悟饭的白子零零碎碎,有各种各样的能力但都比较弱,能击败一个黑子就是胜利了。对弈的过程中,扰乱、藏匿与偷袭等技巧非常有效,贝吉塔强调“虽然这样做不符合赛亚人的荣誉,但也是必要的”,鼓励悟饭用计取胜。
“弃车保帅,这是常识。”他敲掉了对手的炮,“为了保你的妈妈,短笛被我杀了。”
“可是这个棋子代表妈妈,我肯定要去救啊!”
“笨蛋,战场上无论是谁,没有用处的棋子就得丢弃。你什么时候才能放弃这种天真的思想!”
悟饭火了,“你的命是我的天真救的!”
“为了保护莽撞跑过来救我的你,”贝吉塔接话,“克林用了太阳拳——这招被人造人们知道后,想要它发挥以前那种效果就不太可能了。更重要的是,他和天津饭都已经死了,神告诉我的。”
悟饭不做声了,他紧锁着眉头盯着地板,鼻子一抽一抽的。贝吉塔作势又道,“都是你太弱才害他们死的,这么多天了,你还是不能变身。”
他站了起来。
“我把我变身的方法都告诉你了,平和的心、强大的愤怒,你要恨自己的无能才行!”贝吉塔爆出气,吹飞了棋盘。“对弈结束了,做你的日课去,没时间伤心。”
时光屋里有米、豆腐和水,但也只有这些。悟饭在家里帮妈妈打过下手,会做一些简单的小菜,他主动提出由自己负责,却被拒绝了。贝吉塔要他在吃饭之前做冥想,这是短笛教过他的。然而,每顿都是一大碗一大碗的糊糊……赛亚人的胃的确什么都能消化,但这些也太难吃了!啊,又嚼出碳味了,贝吉塔肯定只是把材料搅在了一起煮了下而已,他叹了口气,不敢抱怨——回应他的肯定只有‘软弱’两字。
训练的一半时间在对练上,贝吉塔总会说些讽刺挖苦的话来嘲笑他的弱小,却在接到他全力的攻击后闪过一丝欣慰的神色;在悟饭做着平日气功操时,贝吉塔则在一旁锁着眉盯着,交叉双手若有所思。他纠正悟饭的招式破绽,还逼他去学伽力克炮:在一望无际的时光屋外,悟饭先后发出龟波气功和伽力克炮,白光和紫光分别击中左右两边的目标物,瞬时四周浓烟滚滚。
“明白了吗,你们地球的气功炮是有其优点,但论威力还是我的强。技多不压身,到时候好好考虑用哪招更好。”

每天的另一半训练时间则是各练各的,贝吉塔会先演示变身,然后一飞了之,只剩悟饭一人在时光屋的台阶上静坐,试着责骂自己……他眼睛酸酸的,又好像听到短笛在说‘男子汉不能哭鼻子!’ 不,这没用,他不知道怎么生自己的气……爸爸当初是怎么变的?记得那时…克林在我们眼前,被弗利萨炸成了烟火…然后爸爸就变成了金色…
克林!!悟饭猛然抬头。
光头的克林哥经常来玩,长到比他高曾是悟饭的第一目标。人造人来袭前一天,这孩子还为超了克林一毫米而沾沾自喜。
但克林死了!为了保护我死了!他已经死过两次,求龙珠也没用了。意识到再也见不到克林,悟饭的心像在被用力捏着。
他们几个躲在山后观战,看着贝吉塔一点点失去优势。如果我没有冲动的飞出去踹飞人造人,克林和天津饭也不会冲上去螳圝臂圝当圝车,克林不会使出太阳拳,而天津饭也不会用那招对身体伤害极大的气功炮。
如果那时一起逃跑,大家就都不会死,他们应战的原因,都是因为我!
都是因为我太冲动了!
悟饭闭着眼眉头紧皱,感觉自己像在惊涛骇浪中漂泊的一叶孤舟,拍入船内的浪花顺着脸颊淌下,温热的。波涛将他推至天空,雷鸣阵阵,电光劈到了那艘小船的旗杆…他不知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也不知自己是吼了多久,仿佛发出声音就能倾泻掉那么多的悲伤和愤怒,他的气高涨着,吹飞身后的帘幕和被单,桌椅随之移动…不,还可以有更多!在电闪雷鸣间,他的小舟乘风破浪——
有气靠近了。
是贝吉塔的气。
突然间他的气力用光了,悟饭一屁股坐回地面,大口喘着气。
贝吉塔飞到他头顶,“你差点成功了。我看到你发色变成金色,可惜只有一秒不到。”他邪笑着。
“干得不错!我本还担心你们混血儿不能变身…哼,记住刚刚那种感觉!”
贝吉塔转了个身又飞远了,悟饭看着他变回那粒金光,炸的远方地面隆隆作响。
混血小赛亚人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闭上眼,试着再次吼出来,他酝酿起刚才的感觉,但没能成功,因为他毕竟…
救回了贝吉塔。
克林笑着摸了他的头;他们在龟仙人的小岛玩着闭气捉迷藏;克林在爸爸的葬礼上跪到了地上,双手抓了一把泥,落泪不止;克林他们面对着人造人背向悟饭,“快跑!越远越好!”
悟饭的眼圈红了。
——————————————————————————————
经过沙化的蘑菇状山脉后迈入眼帘的,是另一种石林:红色带层次的岩层,陡峭的崖坡,犹如宝塔、针或棒状的山峰重峦叠嶂,而浓浓的绿覆盖着这一切。这里不愁食物,很适合隐居,在山腰之间散布着星点村落。
有三个黑点从天空中缓缓降下,他们脚底是一片完全没了植被的红土平地。
一边是年轻的一男一女,另一边是位穿着铠甲的黑发男性,他落地后走向一边,那里有个晕过去的小男孩。

他们果真不会侦测气。
贝吉塔猜对了。
他和悟饭在神殿外呆了那么久,如果这些人造人有识别气的技术,肯定会先来找他们而不是短笛。从上回短暂的交手中,贝吉塔强烈感到他们那和自己一样的气味:残暴,无情。这样的人,是不爱留对手生路的。
他背对那两人,从昏倒在地上的悟饭腰带里迅速取出那颗仙豆,喂回给他,把布尔玛给的发信机塞进他腰中。
孩子的眼睑刚抽了下,贝吉塔立刻在其脖子劈了一下,把他又击昏了。
“哼,无能的渣滓!”
他大喊出这句话,站起来,像拎着幼兔的脖颈一样将悟饭抛到高处,使劲一踹,小孩向着远方的沙林直直的飞了远。
双子略微浮起俯视着贝吉塔,两人学他的样子交叉起双臂,18号更是嘟起嘴。
“阿拉阿拉,你果然还没死啊。为什么要踢走他,我们还没有玩够呢。”
“哼,挨我这一脚他也没戏了。毁了你们的游戏,开心不?” 嫌弃自己的位置低了似的,他跃至边上的山丘。
“说吧,这一次想死在谁的手里? ”男性改造人眯起眼睛。
“看不出我比上次更强了?”
贝吉塔仰天大笑,完后抬头俯视着对方,嘴角翘着一脸藐视。
“嘻,仅仅是扯线木偶,还敢跟我一对一吗?”
17号向前跨了一步,18号伸手一挡。“17号,他是我的,上次的还没打完。”
她走上前,笑着问,“还要先做热身运动吗?”
“我说过了,使出全力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言毕,贝吉塔变身超赛,双方同时跳起,天空中闪现着他们对打的残影。贝吉塔左脸挨了一拳,他扭回头爽快的笑了。
只要不联手,他就有胜机。
无数的小能量弹射向了18号,烟尘滚滚,不像惯例那样闪到对手后侧近身战,贝吉塔飞往远处,双臂并起向前伸出,能量在指尖并拢。
“BIG BANG A——”
18号从尘土中窜出,追上了对方。贝吉塔停下聚能,用手肘防住了的她的头顶攻击,他抬起膝盖,对其脸部来了一记,又闪到对方的上方双拳下扣——令她撞碎了山壁。
双方扭打着越飞越高,越飞越远…17号尾随其后,他们渐渐远离了那个毁的很干净的小屋。
和里面那具头部穿了个孔的,
短笛。

在这稍早些的时间:
时光屋里一直闷热、气压也低,悟饭晕乎乎的,记不得这是第29天,还是第30天了。他们呆了快有一个月,但悟饭再也找不到那一次的感觉,没能成功变身导致贝吉塔开始冷言冷语,他除了战术课以外都不来找悟饭对练了,每天都一个人飞到远处轰隆轰隆的。
这天晨课后的早饭也在无声中度过,贝吉塔喝下糊糊,把碗嘭得砸到桌上,丢了句“时间要来不及了,还不快点领悟变身!”, 就飞走了。悟饭收拾着好碗碟,昨天他努力爆了一天的气,发色却纹丝不动,他摇摇头,还是先去做冥想吧。
但就连这个也不顺,他的气无法平静,眼角一抖一抖的,像是有什么在牵动他的思绪。
“快点领悟变身!” 贝吉塔背过身去,影像如水波一样晃荡着,“你不变成超级赛亚人,我们怎样对练?”
“时间要来不及了……”贝吉塔又说,他总提这个,“没时间伤心了”……刚进来的时候也有说过类似的话:
“时间不足,要争分夺秒……”
难道我们在这里呆不够一年?
…可波波桑说了,每人都可以在里面呆两天,只要神没事就…
神应该不会有事的,猫仙人讲过,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神殿了。
悟饭闭着眼,眉毛也抽了下。
晃荡的波纹变化成了短笛,还有他的声音:“我和神是一命两体… ”

贝吉塔在模仿悟饭的日常气功操,虽说是小崽子的基础课却还挺有效,操纵与感知气的技巧变得更敏锐了。他闭上眼去感知悟饭的气…变远了,这小鬼头离开了休息区。不对,怎么还会有另外的两股气?这熟悉的感觉,是波波和神。
只有在时光屋的门开的情况下,才能感知外面的气。
啧!臭小子!
他嗖的飞向出口。
——————————————————————————————
一人一机的撞击声在山壁间回荡,原本绿意葱葱顶平脊削的方山在层出不穷的撞击声中被劈开表面,暴露内在的红色砂砾。
最先是贝吉塔略胜一筹。但无论将18号揍到岩壁上,还是踹至地面,她只是目无表情的站起,飞回。
“啧,你这烂木偶没有痛觉吗?” 他骂着,击飞对方,又补了发大气弹。
可惜并没有命中目标,却射中了她身后的小村,烟云后只剩下灰飞烟灭的残骸。“我还以为你会顾及人类。” 她撩了撩头发。
“无聊,本大爷只对亲手收拾你感兴趣,好好后悔当初让我捡了条命吧!”
“是吗,这次我会确保你的生命体征全无的。”
他降落到山头摆好姿势,迎向对方。得来招狠的,盖洛这混蛋把他的人偶造的太坚固了。

孙家葬礼时,盖洛博士也出了席,布尔玛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同居人,“原来您在布尔玛家作食客啊。”精瘦的老人微微欠身,伸出手,“久仰大名,赛亚星的王子。” 贝吉塔挑了挑侧眉作为回应。他们第二次见面则是在布尔玛家的显示屏上,博士满脸汗珠叫着救命,说自己的两个人造人暴走了,布尔玛则联络大家到他的研究室门口集合。
钢门往内打开,先是见到盖洛的头颅从缝隙里滚出,之后一男一女年轻双子面带浅笑的现了身。随后即是那一幕了:自以为天下无敌的贝吉塔被女性人造人打烂了胳膊,摔倒在地,发色褪回了黑。悟饭冲出去顶飞了敌人,克林放了太阳拳,“快跑!带他快跑!” 他大叫道,和天津饭一起挡在前方。

18号乐忠于近身战,拳法有卡卡罗特的味道,而脚法则有贝吉塔的影子。她似乎不会远程但速度极快,不愧是专精机器人的天才博士之作。创造了一辈子机器人的他,很可能通过微型机器人收集到两个纯血赛亚人的数据,也从中知道了贝吉塔的身份。
虽然现实中没有机会再交手,王子倒一直在假象模拟与卡卡罗特的战斗。“哈哈,还会变身?我们的数据里没有提嘛。”初次交战时男的那个人偶有这么说过,看来盖洛采集到的信息仅限于他侵略地球时期,并不知道他们从那美克星回归后是怎样。于是,在时光屋的修行中,贝吉塔也进行了和过去自己的假象模拟战斗(这也更具挑战性),如今这些全都派上了用处。当18号使出贝吉塔自己的招牌下踢技时,他翻滚到了女人偶的上方,肘部下压,以全身力量贯穿她背部的脊椎。
感觉像是打在内嵌极硬钢筋的皮革,他没听到预期的断裂声,“…那就再接一招——伽力克爆裂!”以撞击人造人的肘部为支点,贝吉塔释放了能量冲击波。
两人砸向地面,裂出巨大的陨坑,18号瘫倒在地,吐出红色的液体。
“嘿嘿…那些是血,还是油呀?” 贝吉塔跳到一边俯视对方,却见她轻哼一声,又一次鱼跃而起,他的笑容凝固了。
“你打坏了我的衣服。”18号拍拍后背,丢掉了外套。“这连招不错,继续吧,看看你能和有着无限能源的我们打多久。”
“啧! ”贝吉塔向她放出连续气功波,18号从烟尘中窜出,打中他的残影,空中的打斗又继续下去。
汗水从赛亚人的发梢往下滴,他的呼吸声带着喘。

地面散布着红色尘埃,群山或是被炸平,或是露出其内的溶洞,像破了肚子的大胖子。17号在远处安静的飞着,视线随着闪烁的身影上上下下。
如预想的那样,赛亚人的动作变慢了,这次换姐姐把他当球踢。他更新了自己的数据,爆发金色能量的贝吉塔比常态更具威力,坚持的时间也比上次久的多。但也快了,差不多还有几分钟就能结果掉他。
不过真是神奇,这个赛亚人在今天清晨还被揍个半死,却在半天时刻完全复原,还能和姐姐打平那么久,简直是越战越强,这是赛亚人的体质吗?
那他可能会是个很好的玩具。
但…17号皱起眉头,飞得更近了。

火焰头的脸现在是汗水、泥土与血的混合体,18号看着她的杰作慢慢从山坑里爬起,衣衫破烂,双肩无力的低垂。
“哈…对了,提醒你下。哈… 你穿着这身真像…哈…母狗!”贝吉塔大口喘着粗气,却有工夫坏笑,还对她勾了勾手指。这个恶心的赛亚人怎么那么会骂人不带重样的,他明明快不行了,嘴却越来越贱。
啊啊啊啊啊,烦死人!快去死吧!18号向前冲刺挥出拳。

贝吉塔的动作忽然异常迅捷流畅,比刚开始和她打时还要快。他腰部下沉躲过了18号的拳头,双手支地,两腿并起把她踢向空中。赛亚人摆出三指发射姿势指向女人造人,围绕他的金光更闪耀了,能量迅速汇聚成型,他射出了光线。
“什…” 18号没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就被赛亚人在胸口穿了个大洞。“我的能量源…”
女人造人嘭得摔向地面,弹了弹,不动了。她胸口光芒渐逝,细小的闪电噼啪作响。
“哼,就叫它…原子爆破吧。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打烂你们这层硬皮,最后琢磨出的。” 他一脚踩在双目无光,一动不动的人型头上,“这招唯独破坏范围太小,可废了本大爷一番功夫啊,哈哈哈哈哈。”
在对打时,18号招式破绽百出,她毫不防御人类通常的弱点:头部、内脏等——那些部位也都硬的像铁。但还是有对策,他们既然自称有无尽能源,那么把它打烂后就一定动不起来了吧。他注意到只有往胸腔中心的攻击会引起18号严肃的防御,虽原以为是保护心脏,但看来并非如此。无论是近战还是气功波,她的双臂都像铁板一样护在了某块具体的位置。他用各式的攻击推测出了具体部位。接下来,就是找到能让她门户大开的时机。
在体力用了快一半的时候,贝吉塔来了灵感:既然他们等着我体力耗尽,那就如其所愿吧。他装着快要没力的样子挑衅那个女人偶,她果然上钩了。
“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嘛。”他往天上张望,啧,那小鬼躲哪去了?“喂——!胆小鬼,快来现身领死!”
既然是双子,能量源的部位应该相同,会很好打。
贝吉塔左转着头往后望…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他右肩被抓住了,整个身子在被向后拉,17号的头凑到他耳边,他听到人造人急促的吸了口气。
胸口一阵剧痛,有液体飞溅到他破了一半的膝盖上,滚烫而又粘稠。喉咙反呕出带着腥味的液体,尝起来像血。
他被猛然一推,面朝红土倒向地面。半侧的脸看到一个少年的半身,那小鬼背对着他跪坐在18号的身边。
男性人造人的一只手是鲜红色的。哦,原来如此…贝吉塔还剩一半的心脏又跳了几下,胸前的黑洞迅速吃掉了他的气。
“姐姐,他胸口的洞和你一样大了,我会杀…” 他只能听到了半句话,听觉和视野在逐渐消逝,模糊的黑色糊块正抱起金色糊块,动作相当的轻柔。
随后,熟悉的黑暗又一次降临。
我…要死了,又一次…幸好我…干掉了一个…
…只要击败一个黑子,就是胜利了…
…布尔玛,特兰克斯,悟饭,要好好活…

17号轰掉了赛亚人的半个脑袋。
“姐姐,我杀掉他了,已经死透了,你看。”
他抱着女人造人的腰,她的颈部艰难得转动着。双子的后颈由一根导线连在了一起。
“全…毁…掉。” 她说。
17号指尖的光束,炸断了尸体的手肘、膝盖、所有打过18号的肢体都变得零零碎碎的。
“怪我太粗心了,姐姐。” 他无机质的声音染上了悲哀,“你会复活的!我会给你一半我的能量源,盖罗的其他基地里还有修复舱。”
“全…毁…掉。” 她重复。
“我们马上就过去,姐姐!” 他抱着她,飞远了。
——————————————————————————
尾声:
布尔玛抱着孩子收回胶囊,她的心在不规则的跳动,后脊一阵阵发麻,是不详的预感。
循着发信机她找到了悟饭,还好,他还活着,不过后背的鞋印很眼熟。
布尔玛打开了装满水的胶囊给孩子洗了个冷水头。悟饭彻底清醒后,他们飞往短笛的住所——木制墙板七零八落,变成了着黑色或半黑的碳化物,屋顶也自然没有了。在曾经的小屋一侧,他们看到了两根绿色的触须,和中间大如硬币的圆洞。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啊…短笛,短笛叔叔!!
悟饭抱着短笛的头张了张嘴,又大口咽下一口气,肩部微微颤抖。布尔玛递给他一瓶水,摸摸他的头:“哭出来吧,会好受些。”
“短笛…噎!叫我不准再哭的。” 悟饭断断续续的说着,语调忽高忽低。
布尔玛也很难过,但同时更意识到:短笛死了,神也就死了,而寄宿在她家着的那美克星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开,他们再也没可能有龙珠了。
…这个世界将变得残酷…

远处硝烟弥漫,虽然悟饭劝阻她危险不要去,但布尔玛就是想看看,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贝吉塔会在那里,她的心跳的更快了。
贝吉塔……
悟饭挖了个坑,他们在短笛的住所边上埋下了那个那美克星人、双手合十拜了拜。悟饭抱着小特兰克斯坐在一边,布尔玛驾驶着胶囊飞机,飞向那个方向。
地貌被严重改变了,山壁有着大大小小的圆洞,地面也多是陨石坑。透过烟尘,他们看到一处小坑中心有一点红。
她的男人支离破碎背朝天躺着,原本是手脚的地方现在是血痕、肉片和碎骨。后脑勺被整个轰掉了,红白的脑浆与红色的尘土混在了一起,分不清楚。
只是他的眼还顽固得瞪着,嘴角微翘,是贝吉塔式的招牌冷笑。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发现自己跪倒在地上。哇的大哭起来,涕泪横流,比刚才的悟饭差劲多了。
“你怎么就这样死了!!你就留下我和特兰克斯一走了之!!?”
她间歇着哭着,不时吐出一两个词,又被呛在喉管的气憋了回去。
“你知道你死的有多丑吗!贝吉塔!”
“你这个傻子!”“混账赛亚人!”“笨蛋!”
“脑子不会拐弯的一根筋外星人!”
“吊白眼的死心眼!!”
“半秃!”
就好像要把一生想说的不想说的骂人话都在这段时间吐光了一样,她没发现悟饭也跪了下来,沉下头,叫了声 ‘贝吉塔’。
他曾有过两个师傅,爸爸和短笛,而在今天的中午他又多了一个,是和爸爸一样都是纯血赛亚人的贝吉塔。
爸爸去世后,在短短一天内,他失去了另外的两个师傅。
都是因为我没想好就跑出来,克林和天津饭死了;我本来也救不回短笛,这下又害了贝吉塔。
布尔玛怀中的特兰克斯哭了起来,和他妈妈的声音连成一片。悟饭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握拳站了起来。
…都是我太冲动,都是…
不!
是那两个人造人杀了他们!
杀了克林、天津饭的凶手!短笛!还有贝吉塔…!
这两个恶魔!我再也无法忍了,我要杀掉他们!!

布尔玛感到身边有一股热能,她停下呜咽别过头,是悟饭在发光。
他的发色变成了黄金,瞳孔闪着绿光,就像颗小太阳给周围辐射着热量。布尔玛揉揉眼,像是看到了她16岁遇到的那个长尾巴的好朋友,又像是那天战胜了弗利萨的那个金发碧眼成年悟空。
“我和贝吉塔…叔叔,在时光屋呆了一个月。他一直在教我怎么变身。” 悟饭看向脚边那个人,语调兴奋起来,“贝吉塔!我成功了,我变成超级赛亚人了!”
贝吉塔躺着,黑色的瞳孔直直的盯着他,笑着,仿佛在说:做的不错!
“我这就去给你报仇!”他爆发出气,布尔玛被震出了一米,她大叫着:“悟饭!你等等!”,冲向男孩。
悟饭腾空而起,却感到后腿被拉扯着。“放开我!布尔玛!”他大喊,却不敢使力,怕伤到她。
她的泪痕还没干,却摆回那副严肃的表情。从她口中噼里啪啦得爆出了一串话:“你想去复仇吗?你打得过吗?你知道他们在哪吗?你想过你也死了后我们能怎么办吗?”……
连珠炮般的问题带着口水喷了悟饭一脸,他盯着布尔玛的脸,却看到了黑发的火焰头。“三思而后行,冲动会导致死亡。” 他说着,拿着‘贝吉塔’的黑棋,敲掉了悟饭的马。
冲动会死,即使死的不是自己,但是克林、天津饭、还有贝吉塔……
“对不起……”他低下头,变回了黑发,降落到地面。
布尔玛深深的吸气,又长长得呼了出来,她拿衣袖擦了擦脸。
“好吧!先回家吧!悟饭,特兰克斯!”
她挤出笑容,说道,“我们先吃顿饱的,再来考虑怎么办!”

短小的身躯被轻覆在体表的沙粒覆盖,如同薄纱,又如盖到坟墓上的第一铲土。
布尔玛合上了他的眼睛。

飞行器引擎声渐远,凹凸不平的坑洞在连绵的褐红山脉中额外显眼,其中的某个圆心上,有着一点鲜红。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龙论

本版积分规则

龟仙屋动漫店| 手机版|Archiver|DBCN七龙珠网 (苏ICP备13043741号) 

GMT+8, 2018-10-17 12:30 , Processed in 1.16055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7 DragonBallC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