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珠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龙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0|回复: 4

[文库区] 【翻译】【贝布同人】自由落体 FREE FALLING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百度贝布贴吧 @zechsnoin 介绍的贝布同人文,原文非常优雅,遣词造句藏着镜头感,不由的令我身临其境。
这是我的第一篇翻译,文笔并不是很好,托了贴吧 @不是CH 校对了才敢放上来,可惜不太能表达出原文的感觉,虽然我是尽力了……
原文作者可能不再上Fanfiction了,我很早就要过授权但没回复,看了下她也半年没上线了。这么好的文放着可惜了,如果将来等到了她的授权我会贴过来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5309739/1/Free-Falling

——————————————————————————————
风刮起她黑色迷你裙边,她向他们身体之间的空隙下方望去。呼啸的风,斑驳的云,以及几百英里长的地平线。布尔玛呼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把视线从下方移向她爱人蓝色紧身装的身躯,最后陷入他黑炭般的眼眸。
瞧他那副坏笑。起初她讨厌这半笑不笑得意洋洋的表情,但这很快便成了他最性感的一面。尤其现在被他抱着,性命掌握在他的手里时。贝吉塔观察着她:这个女人对这种令人眩晕的高度有强烈的抗拒,但却完全依赖着、信任着自己。这时,这个赛亚人脑内浮现出一个好主意!他扬起眉毛残酷地笑了,嘴角越咧越大。
不详的预感泛起,她的心因而漏跳几拍——他一定在计划什么。当布尔玛的理性正想询问自己为何这样过度信任这个危险的王子时,他比她更早一步行动了。
贝吉塔的手垂下,手指指向了自己的脚趾,本来抱着她的腰的手彻底松开,任由她从他的身旁迅速堕入稀薄的大气中。布尔玛的瞳孔放大,盯着贝吉塔的黑发,恐惧得大口喘着气,双手拼命想去抓他的紧身训练服…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她错过他的腹部、臀、大腿、最后是他那带金尖的鞋,她什么都抓不住。
现在布尔玛能做的就只有盯着这个有严重恶趣味的赛亚人仍然浮在原地,丝毫没有阻止她刺穿云层继续下跌的打算。她挥着手,却毫无用处,只因云上的景色很快便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中。
“贝吉塔!!”



这件事源于一个小问题,一个布尔玛根本没期望他会去回答的问题。跟这个男人的沟通总是充满挑战性,她往往在意识到自己被他骗了之前,就已经丧失了主导权。而这一次,布尔玛即将从这个战斗疯子身上学到另一课。那就是:贝吉塔永远不可预测。
他们的“交流”才开始几个月。最开始,赛亚王子和人类天才只是纯粹地为了消解他们共有的苦涩寂寞感,而且第一晚结束后的早上,他们彼此达成了共识:这样做是个错误。布尔玛和王子都恪守这个教训,只是这个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演着…
毫无疑问,他们的关系纯粹建立在肉体的欲求上,然而当这种‘生理交流’的持续时间长达几个月后,他们之间的亲切感变得显而易见起来。贝吉塔对她不再那么粗鲁与无情,他甚至能忍受布尔玛的接近。在他的锻炼和她运作公司的简单小憩中,他们总能‘巧合’地出现相同的时间与地点,布尔甚至看到了几次贝吉塔一瞬而逝的笑容,还有一次大笑。

这次的地点是厨房间的餐桌,时间是一次普通的早餐。布尔玛面对着贝吉塔坐着,啜饮着咖啡,看着报纸,然后她提了个小问题——至少看上去是这样。其实她是坐着,并从报纸上方边缘偷看着这个赛亚人。他比悟空看起来更加‘浓缩’,在吃第五十份炒蛋的动作也更慢更从容。她注视着他的前臂屈肌群,看着它们伸张然后弯曲,将更多的食物移动到他那张沉默的嘴里。期间他们眼神交流过多次,但每次都是布尔玛先低下头,假装看回自己的股市报道。
“我知道你根本没去看那张报纸。”
蓝头发女人叹了口气,放下报纸。
“好吧。我在看你,这困扰到你了吗?”
贝吉塔站起身走向烘箱去拿更多热好的早餐。他背朝着她多站了几秒,故意给布尔玛一点时间去欣赏自己健美的背影。
“并不。这只取决于,你看我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他回到桌前,闪了她个狡黠的笑。而她明白这个笑只暗示着一件事:他们习惯性的互相攻击,试图在言语上压倒对方…不过最后总是她被贝吉塔压倒,在床上…不过有时他会在她的后方…有时在她身下… 但这次赛亚人失望了。诱饵太简单,他的伴侣并没有咬勾。
“没错,我是在想你,但不是你脑中的那种。”
她轻轻嘟囔了那个小问题,这并没有逃过赛亚人的耳朵。他挑起了一侧的眉毛,继续干他的早餐。“会飞是什么感觉?” 他平静的咽下最后一口,用那典型的黑暗禁欲派表情,抬头望向她。
“不知道怎么说,和不停的走路一样?” 他回道。
布尔玛苦起脸,她应该知道这就算回答了,她还能想要什么别的?
“我是在严肃的问。一个严肃的问题需要一个严肃的解释。”
贝吉塔叹了口气开始烦躁起来。 他讨厌她问问题,每次每次,这些问题总会让他回到自己黑暗血腥的过去,而他宁愿她永远不会知道的,那种会吓倒她,玷污她灿烂笑容的过去。他们就不能跳过这个程序直接去她的卧室,或去他的卧室吗?
“如果你是认真的,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学飞?那就不会用这种愚蠢的问题来烦我了。”
“悟空他试着教过我,但我就是做不到。他说我可能没有足够的气…” 布尔玛看着听到仇敌的名字而皱紧眉头的他,又啜了一口咖啡,一脸的天真无辜。他会中计吗?他对她最长时间的朋友的疯狂猜忌会迫使他亲手去…或帮她去…?

只是听到了另一个赛亚人的名字,王子的舌尖上似乎已品到仇恨的滋味了。卡卡罗特试着去教过他的女人?会不会不但教了理论,还对她上下其手过?贝吉塔那冰冷危险的眸子掠过桌子,仔细地凝视起她来。那个白痴下等战士碰过她没?他不止一次在她的身上闻到过那个年轻赛亚人的味道,尤其是在他们友善的拥抱后。但,这不意味着在那之前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他问道,“他怎么教你的?”
布尔玛随意的捡了张报纸瞥了眼气候专栏,半阴半阳的回答。
“哦,你懂的…悟空试着教我怎么将我自身的能量聚到我身体的中心点。我集中精神去做了,但什么也没发生。” 听到两人没有身体接触时贝吉塔稍微松了口气,直到布尔玛接着撒她的谎。“他因为没教会我而愧疚…所以带了我飞了会。”
“他干了什么?” 贝吉塔差点被橙汁呛到,他猛地砸下小玻璃杯。
那胶囊公司的女继承人装着无知的样子眨着眼。
总算逮到你了,我多疑的王子殿下…
“有问题吗?悟空只带我飞了一次…又不是什么大事。”
“他…他是怎么带你飞的?”
布尔玛忍住坏笑细细思索,怎么回答好呢?说自己用脚勾着悟空的腰部,紧抱着他?…这样会给她的好朋友带来大问题的,不行。
“你觉得还会怎样?他双手抱住我的腰,面对着我的背部,把我托起来飞,有问题吗?”  贝吉塔对自己脑内浮现的画面感到愤怒。这几个月内他用同样的姿势托过她好多次。更气人的是,这姿势更常见于双方赤裸着在床上云来雨去时。他无法遏制自己脑内浮现的另一幅画面:在床上…卡卡罗特取代了他的位置和布尔玛…
当事人看着贝吉塔的脸抽动着,带着一阵阵的青筋。
你真好猜…你在想象悟空和我在深更半夜里进行肉体交流,对吗?
像是回答了她一样,他的头发刷地立的更挺了,这样子实在搞笑的她快忍不住…但她的王子一副快要发飙的样子。贝吉塔一掌狠狠拍向桌子,吓得布尔玛开始担心她的小伎俩是不是失控了,只见他警告性的眯起眼。
“到外面去!”
“啊?”
“跟你有关的,卡卡罗特一步都别想领先。”
她的确期待这种反应,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天哪,他就不能温柔一点跟她说话吗?难道每一次他都要那种粗暴的命令式吗?
不过,没人能对布尔玛发号施令。
她挑衅的交叉双手,甩了甩头,几簇卷发扫过她的脸。彻底无视掉那个激动的赛亚人。
“女人,不要挑战我。对于你和卡卡罗特我可都没什么耐心。”
她的脸因讶异而泛红了。原来如此,这次贝吉塔的反应并非是因自己提及悟空而表现的那种典型性沮丧,而是因为给了她全新体验的是那个低级赛亚人——这侵犯了他的特权。啊~啊,这可比前者要严重得多。没错,他鄙视卡卡罗特…但对方却有压倒性的力量。那家伙还是个超级大好人,总是无私关心着朋友们。没错,卡卡罗特因而有了很多爱他的同伴,然后他又进而为这群伙伴们奉献着自己,以至于自我牺牲。像这样的‘悟空’遇上布尔玛……想到这的贝吉塔一阵措手不及。
曾经的贝吉塔靠着冷酷、无情与残忍才生存了下来,但这些特质在地球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尤其是吸引她为床伴那方面。等到这个蓝发女人最终回归理性打算挑选一个合适的伴侣时,她会选择谁?…一个能让她更快乐的人?一个心胸宽广的人?还是一个除了佣兵那些活计以外什么都不会,更在灵魂上满是血污的人?
联想结束,贝吉塔得出了个讨厌的结论:他的女人比起他,会更钟情于卡卡罗特。
布尔玛压下心中忐忑站了起来。她这一次玩大了,她的小把戏让禁欲派王子不舒服了,开始怀疑起她和悟空的柏拉图式友谊。她打算坦白:悟空从来没带她飞过。但如果她真说了,这个疑心病重的王子会否永不再信任她了呢?更严重的,他俩那如火如荼摇滚着的关系将会否灰飞烟灭呢?
贝吉塔谨慎的盯着她的脚离开桌边,她看起来很紧张,像往常感觉到她惹怒他时的那种紧张。王子小小吸了口气,试着稳住语气,说:
“到外面去。”

布尔玛匆忙地走出家门,贝吉塔紧跟其后。他们站在一片宽阔的草地上。她犹豫转过身来,而他稍作停顿便走到她的身后,有力的双臂抱住她的腰,几秒内她感到全身环绕着像电流一样滋滋的感觉,他们被气推上了天。
这位胶囊公司的女继承人因起飞太猛而开始大口喘气。没错,其实雅木茶带她飞过几次,但他总是飞的很慢以免吓到她。她早就该想到贝吉塔和雅木茶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他们飞的速度快到超乎她的想象。她的脸被风直直的拍打着;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们几秒内就飞离地面那么远;她精心修饰的指甲拼命试着去抓贝吉塔裹着紧身衣的前臂,似乎比起他的怀抱,这样做才能给她更多的安全感一样。
“哦我的天…!不要飞那么高!” 王子皱眉看着那惊慌失措的女人。不要那么高?为回避普通人无聊的关注 ,他和卡卡罗特等人基本只在这个海拔上飞。布尔玛最后放弃了去抓他的前臂,挣扎着转过身,面向那困惑的赛亚人。她一脸的恐惧,四肢紧紧抱住他的身体,脸埋进他坚实的胸膛。
在某些别的场合,贝吉塔会将此视作某种生理行为的邀请;但看看现在的她,呜咽着紧抓着他的身体,就像个吓坏了的孩子。他被几个问题困扰着,大部分和这个地球女人有关。她的反应为什么是这样的?她想要的不就是现在这种几年前卡卡罗特带着她飞一样吗?难道那个好心的赛亚人会顾忌她没有经验而飞的更慢…或者是……
被自己的猜测惊到,贝吉塔停止了飞升。难道是因为…这根本没发生过。他瞥了一眼这个女人,她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像把真相告诉了他:卡卡罗特没有带她飞过,至少没这么带她飞过。他脑中原始的占有欲消失了,他感到了解脱,轻松感如潮水般一阵阵涌来。而当浪花褪去,另一种情绪填补了空缺…愤怒。
他被骗了,而且不是故意忽略了某个事实那种单纯的把戏,她利用他和第三者的竞争心理故意撒谎而控制他。他没有为此生气,他早知道她很会玩弄男人;让他光火的主要原因是, *他被操纵了* 的这个事实。
布尔玛从贝吉塔的胸前抬起头,发现他停了下来。
“呼…这可比和悟空的那次快多了……这真有点吓到我。”她甩走脸上的头发丝抬起头,为只看到那副冷淡的脸小小气馁了下,放松了自己缠着他的力气。
“不过,这可比那一次棒多了,不是吗?” 她谨慎地笑了笑,他脸颊抽动了下后缓慢的点了下头。之后令人困惑的事情发生了…贝吉塔对她回笑了下。
这不是那种典型冷笑,这是个灿烂的笑。她可从没见过他这么笑过,引起她直觉上的怀疑。贝吉塔抓起她的手腕,把她的双手放到他们俩身体中间。“放开我,然后站到我脚上吧。”
布尔玛咬紧唇一动也不动。
”我想让你有最全面的体验…”
龟速的,她解开缠着他的双腿,像他所说的那样双脚站到他的鞋上。贝吉塔略作倾斜,冷风便轻拍起她紫色的露脐毛衣。周围一片空旷,布尔玛抿着嘴,枉费心机想着怎么坦白。
她自下而上的望向贝吉塔的黑眼珠,有点不对劲。这位喜怒无常的王子回归了他的日常冷笑,还掺了丁点邪恶成分。在她所自满的天才脑袋想明白之前,贝吉塔放下抱着她腰部的手,同时踮起他的脚——她的立足之地,放她离开。
“贝吉塔!!”

风将布尔玛的泪水吹到脸上,滑出一道痕迹;金色的耳环拍打着她的脸颊。她想知道自己会有多快到达即将迎接她的结局,于是转身面朝蓝绿相间的地面。风压堵住了她的呼吸,她开始大口咽下空气。
离地表越来越近了,同时她感觉有一股压力飞抵她的背后,抱住她的腰。那只手移上了她的手臂,进而捏住她的下巴。膨胀的恐慌感逐渐散去,她的每个细胞都在怨恨贝吉塔。这个害她,同时又救了她的家伙。那只手将她的脸转向凑近他,就算狂风呼呼的伴奏着,他的话依旧清晰。
“我不喜欢有人对我撒谎……”
她刚松懈的心又紧绷起来,被纯粹的恐惧占据。布尔玛垂下眼,试着去猜他现在到底有多愤怒。
“而且我最讨论被别人操纵。”
该死的,他真的生气了,但这股怒气足以恐吓她或足以了结她的生命吗?
“贝吉塔,我错了!我只想让你带着我飞…我没想那么多!我错了我错了 !!” 她哭着道歉着,眼角瞥到他又摆回那种自大的坏笑样,也许他没打算要她的命?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实话。”他的声音平静的令人害怕,就像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讨论她的过去半生。意识到她的安全完全掌握在他手中,布尔玛的恐慌等级加倍了,如果答案不尽如意,他会不会让她继续掉下去?
“没有!我发誓!悟空从来没带我飞过!他太纯真了根本没想过要碰我!我保证,贝吉塔…拜托!”
他没有口头回复她,而是把她转个身面对他。两人下坠着,撞上低海拔的一片薄纱般的云。她挣扎着拔出胳膊,想抱住她的救星。但其中一只手被王子握住,另一只被他用肘关节压制。
贝吉塔那只空闲的手将她脸上的发絮轻柔的拨到后面,扫清她的视野。他要让她感到极度的死亡威胁,同时极度的安全感——由他给予,由他主导。贝吉塔把她拉的更近,双方的手和鼻尖碰触到了一起。
她的腿飘动、碰撞着他的腿,布尔玛在他的行动中顿悟了,他的话在她心中不断回响着。
信任我,像我信任你一样
布尔玛闭上眼,切换心境,去享受这难得的瞬间,和这异星王子一起。她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能持续多久;在未来,贝吉塔会不会像那个陌生人所说的那样,最终被那些人造人所杀?而如果他凯旋呢?这个被灭了星球的王子在地球能找到慰藉吗?他也许还会重返冰冷的宇宙…
答案太远,她不能预测。清空自己的大脑,她集中精神去感受抱着她的那双救世主之手。
突然间风向颠倒,空气拂过她的体侧,她睁开眼发现现在贝吉塔在她正下方,背朝大地。布尔玛肯定满脸的困惑,这个赛亚王子嘴角钩起,回敬了个狞笑。她透过他的肩膀往下看,心跳立刻加速起来…该死!他们马上要砸到地面了!贝吉塔有没有意识到现在离地表多近?他为什么还不减速?她的心跳随着距离减少越来越响。500米!100米!20米!最后关头,王子有力的胳膊抱住那脆弱的伴侣,保护她迎接下坠的冲击。布尔玛大口喘着气却无法平复心情,她迅速低头紧贴他坚实的胸膛。
~嗖——伏!~
贝吉塔的背部狠狠撞上地面,击出几米深的土坑。布尔玛被巨大的力量带着冲撞他的身体,她吓得尖叫,而赛亚人则闷声不响。他紧拥着她,直到尘云石雨落了个干净。她不顾蓝色的头发黏在脸上,抬起头惊奇的环视。
“你这是在炫耀。”她看向全新塑形后的地貌。这瞬间,赛亚王子忘了戴他万年不变的自大面具…他大笑着,这是她觉得他不可能有的深切又诚恳的笑容。她凝望着他的脸,想把这几秒牢牢锁进脑海。贝吉塔扫开她伸向自己脸颊的手指。“谢谢。”他听到她这么说。
“为什么?”
她摆出布尔玛风格的狡猾的笑容。“为这次你带我飞,谢谢。”
王子眉头扭了回去,恼怒的哼了一声,挪开她伸向自己的手,轻柔但又坚定的移开她的身体,站到一边背向着他,双手抱回胸前。
“你最好不要再对我撒谎。下次后果会更严重。”
“是~~~贝吉塔酱~” 布尔玛笑的停不下来,她的爱人转头困惑的看向她。每次她开始用这种昵称来招呼他,总会给他个措手不及。另一块精心塑造的面具裂了条细缝,贝吉塔低声嘟囔了句,转身就走…无疑是重回重力室去训练。她看着他紧身衣包裹着的每一块肌肉,讶异他的行动是那么的流畅迅速。这个踌躇满志、毫不关心他人的赛亚人表面下藏着太多东西了,布尔玛忍不住想去剥除他石头般固执的自我保护外壳。
变得更强吧,贝吉塔…从人造人那里活下来。我会找出面具下的你…然后赢得你的心的…你看着吧…



发表于 2018-4-3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亲的翻译,很喜欢这篇文啊

发表于 2018-4-8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翻译最近在补龙珠超 被这对的互动萌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龙论

本版积分规则

龟仙屋动漫店| 手机版|Archiver|DBCN七龙珠网 (苏ICP备13043741号) 

GMT+8, 2018-10-20 22:13 , Processed in 1.0747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7 DragonBallC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